美樂蒂故事集9 - 羅傑與柯拉(可有紅丹、小梅 翻譯)

◎可有紅丹、小梅 共同翻譯

2748年4月3~5日

背景:這個故事發生在28世紀,返老還童在這裡是很平常的事情,不僅用於延長生命,也作為一種對犯罪行為的懲罰。美樂蒂是一個五十歲的女人,去年十月,她因為貪污公款而被提起訴訟,並被判處三個6歲至12歲的輪回。和許多犯人一樣,她將被一對非常熱愛打屁股的父母監護,他們被批准盡可能的打美樂蒂的屁股,只要她有任何一點「小小的」錯誤。

美樂蒂要和她的爺爺奶奶,羅傑與柯拉一起過週末。不幸的是,就在星期五早上,她剛想從餅乾盒裡偷吃一塊,就被抓了個現行犯。 原來,她對週末出門這件事實在太興奮,以至於連早飯都沒吃,玩瘋了一個早上之後,她向媽媽請求吃塊餅乾,可那時已經11點快吃中飯了,媽媽就說NO…。

然後媽媽離開了房間,美樂蒂想,只有一塊她應該不會發現吧。

結果,美樂蒂手還在餅乾盒裡掏呢,就被抓包了。她有麻煩了!

30秒之後,她已經是OTK姿勢趴在媽媽的大腿上,她那棕色條紋小裙子,裙襬從膝蓋被拎到了腰間, 白色棉質小褲外翻褪在大腿上。媽媽的手掌正不停地燃燒著美樂蒂的小小屁股,光溜溜的屁股正以驚人的速度變成玫瑰般的紅色。

直到美樂蒂哭得聲嘶力竭,媽媽才停下了拍打。而懲罰並未終止,媽媽只是去拿美樂蒂專屬的打屁股板子。

接連著又是五分鐘的快速拍打,才剛剛承受了一頓巴掌的屁股,因為主人的犯錯正在接受新一輪的折磨,美樂蒂哭得相當悽慘。她本就是因為偷竊而被判刑,如今她又偷了。

美樂蒂給自己迎來了一個漫長又痛苦的週末。

整個屁股前前後後都被媽媽幫手小板子打得又紅又燙之後,媽媽鬆開美樂蒂,讓她坐到牆角專屬硬木板製成的高腳凳上痛定思痛

媽媽做了午餐,但沒有美樂蒂那一份。媽媽津津有味地吃著中飯,美樂蒂只好餓著思過。

午飯過後,媽媽揪著美樂蒂的耳朵把她拉到房間裡,一路上冷冷的開始講道理:

「美樂蒂,我對你很失望,我說了吃飯之前不要吃餅乾,你不但不聽,還想!我本來以為我們的教育早就讓你意識到了偷竊的可恥,可現在,我想,你需要更多的打屁股,我和你爸爸會時時刻刻準備好好的教育你!」

房間裡媽媽脫著她的衣服,美樂蒂哭著卻還是想設法地躲避更多的懲罰,「媽媽對不起,我真的只有想吃一塊餅乾的,我以為那沒什麼,我是說……」

媽媽先脫了她的裙子,然後是上衣。
「只是一塊餅乾?一塊餅乾,一點點偽裝,一點點錢,最後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美樂蒂的鞋襪也被脫掉來,而瑪麗的手正放在她腰上,將身上最後一件衣服、棉質小褲褲慢慢地從大腿上脫下,從腿間穿出來。現在的美樂蒂全身赤裸,啜泣地站在屋子中間。

「美樂蒂,偷就是偷,你馬上撅起你的光屁股趴在這幾個枕頭上,我會用板子向你慢慢解釋什麼是偷!馬上趴過去!手放枕頭下面,屁股撅到最高!!……對,就是這樣,再撅高點!」
美樂蒂感覺到她專有的木頭打屁股板子涼涼的貼在她的光屁股上,可是她不能往後看。

「好好趴著維持這個姿勢,調皮的女孩,我會把你的小屁股打成漂亮的紅色!」啪!
「噢噢噢噢噢不……媽媽……不要!」美樂蒂邊哭邊喊,
「不要叫媽!」 啪!「這每一下都是你應得的!小女孩!」 啪!啪!啪!
「噢噢噢噢噢……啊!……不……不…… 啊……!」
「啊啊啊啊啊……」
一下接連著一下,板子打在美樂蒂小小屁股上,大多數板子都打在臀峰下面一點的地方,用來坐椅子的那個部位。20下狠狠的打在屁股上讓美樂蒂變成了一個一邊哭叫,一邊扭著紅腫、疼痛不堪光屁股的小女孩。

但一切都還沒結束,等小美樂蒂哭夠了,屁股也稍稍恢復了一點之後,媽媽坐在房間裡專用的打屁股椅子上,把美樂蒂橫放在她膝蓋上,拿起了的髮刷……

當美樂蒂感受到那熟悉的觸感在身後打上她那火熱而疼痛不堪的屁股時,禁不住大叫起來,
「不不不不。。。不要。。。不要髮刷。。。」I
「噢噢噢噢噢……媽咪……不要。。。好痛。。。 請不要,。。。媽咪。。。」
「請你不要。。。實在太痛了。。。。」

但這就是髮刷時間,媽媽繼續用力地讓美樂蒂倔強的小屁股享受髮刷跳動著的刺痛感,避開剛才已經被打得通紅的部位。不一會兒,屁股邊緣用板子打不到的地方已經挨了十幾下髮刷。

接著,媽媽把腿上哭個不停的美樂蒂稍稍抱起,分開她的腿,開始狠狠拍打她大腿的後側。

美樂蒂應聲大哭,細皮嫩肉的大腿很快的被徹底教訓,可是媽媽仍小心地讓那片火紅印痕繼續擴張,順著腿一直打到膝蓋窩的地方!

當她的腿幾乎和她的小屁股一樣紅的時候,媽媽終於讓她從腿上下來。美樂蒂在房間裡不住地跳,又瘋狂地揉著她的屁股和大腿,卻對止住疼痛毫無幫助。

「現在,你該去準備準備,穿戴整齊去爺爺奶奶家過週末假期了,美樂蒂。」媽媽邊說邊打開美樂蒂放內衣褲的抽屜,翻找了一會兒,美樂蒂驚恐地看到媽媽拿出了一條顏色鮮豔的舊式長內褲。內褲後面印的圖案正是被打的通紅的屁股和大腿,就和美樂蒂現在一模一樣。

噢,那是她的疼痛內褲,她的四號疼痛內褲!媽媽無視美樂蒂的大叫,把她放在床上,一點一點地拉起那條可怕的內褲,然後讓美樂蒂站起來,使內褲能夠完完整整地貼上她的小屁股。

「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美樂蒂尖叫著,內褲上的紋路狠狠地咬住了她剛挨過打,還刺痛的屁股。然而接連著又發生了美樂蒂更害怕的事情——媽媽拿出了她的懲罰洋裝。不一會兒,美樂蒂就套上了這件裙擺有扣子可以扣在肩膀上的洋裝,並被喝令面壁坐到牆角的專用懲罰椅上去。

「好好的坐在那裡,年輕的小姐,直到我收拾好你出遊的行李!」
呃。。 美樂蒂心中暗暗的驚慌,她快瘋了,媽咪不會要讓我帶……?
而她現在也不知道,在爺爺奶奶家會發現什麼……

幸運的是,媽媽很快就收拾好行李,很快她們倆就走在了通往爺爺奶奶家的路上,媽媽提著美樂蒂的小行李箱,而美樂蒂則抱著她的打屁股娃娃蘿賓。

懲罰洋裝的裙擺依然用扣子扣在肩膀上,每個看見美樂蒂的孩子都嬉笑著指指點點,很明顯,絕不會弄錯的,美樂蒂正穿著四號懲罰內褲,周圍的孩子們大聲地討論著美樂蒂的屁股和內褲上的圖案會有幾分相似(特別是男孩子)。好在大點的孩子們還沒放學,所以嘲笑美樂蒂的都是還沒上學的小孩,人不算太多。不過你可以想像,這個社區是專門給這些還童罪犯居住的,懲罰屁股的裝束在這裡非常流行。幾乎每個家庭都有這麼一個小罪犯。除了有些例外,比如自願還童的戴娜和史提夫。

很快美樂蒂的煎熬就結束了,他們到了爺爺奶奶家,不過……美樂蒂心理清楚的知道,這才是剛剛開始……

「Hello~最近怎麼樣啊……喔!天哪,美樂蒂,你是不是又闖禍了?啊?是不是又調皮搗蛋了?小姐,快點告訴奶奶!」
「說啊,美樂蒂,告訴奶奶你剛才幹了些什麼!」瑪麗說。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樂蒂不得不開口,
「我…… 我剛才,奶奶,我……我中飯前想吃塊餅乾來著,因為……因為我餓了,但是媽媽說不行……」美樂蒂吞吞吐吐的說,「但是我真的很餓很餓,所以……所以我……我拿了……我從餅乾盒裡……拿了一塊……」說到最後美樂蒂的聲音輕的像蚊子叫。

「美樂蒂!還在偷!好好,很好,馬上趴在沙發上撅起你的屁股!小姐,我會把你放在膝蓋上,然後狠狠的,用力的打你的屁股!」柯拉一邊說,一邊直走向那個舊沙發。

美樂蒂哽咽了一下,一步步地挨近那個憤怒的老女人,認命地趴在她的大腿上。美樂蒂上半身緊貼著沙發,腿則懸空著踢蹬著試圖減緩疼痛。因為穿著懲罰洋裝,所以也不用掀裙子,柯拉立刻開始了巴掌。

打在疼痛內褲上!

每一下巴掌都讓內褲裡層的紋路狠狠啃咬美樂蒂的屁股,更不要說巴掌本身帶來的疼痛,打在已經被木板狠狠揍過的屁股上是什麼感覺。打到第三下美樂蒂就忍不住胡亂地踢腿,因為屁股在接連不斷的巴掌下熱的像要燒起來。

柯拉沒停下來持續在打,美樂蒂哭著。這時,羅傑走了進來,問道「需要幫忙麼,柯拉?」
「現在還不用,不過很快你就要接手了,你可以先去把我的髮刷拿來。」

聽到髮刷,美樂蒂哭的更凶了。
而爺爺去拿髮刷了。

「哦,我覺得您一定會好好教訓她的」,媽媽說「我要先回去了,我得趕在她爸爸喬西回來之前化好妝然後去看表演。請好好照顧美樂蒂,得讓她的小屁股整個週末都是燙的。」

「你放心好了,一點也不用擔心,我可以保證你來接她的時候,美樂蒂會是一個完美的小天使,快去吧,瑪麗。」

柯拉的巴掌一下不少地上下揮動。美樂蒂哭喊著完全就是個被打屁股痛哭的孩子 —— 媽咪把她扔下了,讓她穿著疼痛內褲在奶奶膝蓋上挨打屁股。

等羅傑爺爺下來,柯拉終於停止了巴掌,她把美樂蒂的疼痛內褲脫到膝蓋。這讓美樂蒂好過了很多,至少不用被紋路啃咬了。但是這也使美樂蒂通紅發燙的屁股在柯拉堅實可靠的烏木髮刷面前毫無招架之力。很快,髮刷開始重新為美樂蒂的光屁股加熱,這次也加上了大腿。」

「嗯,看起來你剛剛被你媽媽打過。親愛的,這樣我就不用花很長時間為你熱身了,」 啪!「這裡,夠熱了嗎?」啪!「好,現在到樓上去,打開你的行李箱然後去你該去的牆角。」

到了樓上,奶奶開始整理行李,美樂蒂在旁邊看著,恐懼著 —— 果然和她想像的一樣糟糕,媽媽給她帶了其餘三條疼痛內褲

沒有正常的內褲,只有疼痛內褲!

至於睡衣,媽媽也只裝了她那條最最短的白色連身裙,長度只是勉強達到屁股的地方,甚至遮不住私處。也就是說,要麼舒適地光著屁股睡覺,要麼穿上疼痛內褲。這……美樂蒂思考著她的選擇。

除此之外唯一的衣服便是她的綠色格子花呢外套, 很短,它的荷葉邊幾乎遮不住屁股(就像經濟大蕭條時孩子們穿的式樣,例如童星Shirley Temple電影中的裝扮。)。那樣的話,穿著疼痛內褲將會一目了然,至少這條四號是這樣的。那將多麼可笑,而且很容易引來新一輪的打屁股。

瑪麗還細心地在行李中放了美樂蒂專屬的打屁股板子,和她的楓木髮刷。

而在行李箱的最底部,放著美樂蒂耶誕節的禮物 —— 蘋果木,桃木還有胡桃木的小鞭子。美樂蒂甚至不知道爹地和媽咪還珍藏著它們。這些木鞭看起來又新又好用,柯拉拿出一條甩了幾下,果然如此。

突然,柯拉抓住美樂蒂的手臂,美樂蒂立刻在房間裡痛得跳起來 —— 柯拉用桃木鞭抽在她的光屁股上。(她的疼痛內褲還沒提起來,懲罰洋裝的裙擺扣在肩膀上)。

抽了十幾下之後,柯拉說:「好了,看起來這幾根鞭子足夠柔韌,瑪麗一定保存的很好。」

然後就是美樂蒂的牆角時間「你好好在牆角面壁,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特別款待,十分鐘之後你就知道了」

美樂蒂哭的更厲害了,天知道柯拉說的特別款待會是什麼!

幾分鐘之後柯拉回來了,她迅速地脫下美樂蒂身上的懲罰洋裝和其他衣物,然後把她全身赤裸的六歲孫女帶到了浴室。

浴室裡放著一張有靠背的椅子,柯拉坐上椅子面對馬桶,然後把美樂蒂拉過來趴在她的大腿上,從洗手台上拿起她的楓木髮刷。她準備用二十四下漂亮的,用力的重新加熱美樂蒂整個光屁股和大腿。她的哭聲達到了新的分貝。

柯拉從浴簾後面拿出一根軟管,軟管的一端連著牆上掛的熱水瓶,一個美樂蒂看不到的地方,另一端則是接著一個精巧的噴嘴,設計來放入肛門內的。柯拉將噴嘴經過潤滑慢慢探入美樂蒂小小的肛門,美樂蒂感覺到異物,瘋狂而又羞恥的大動作扭動身體。頓時,幾下重重的髮刷讓美樂蒂安靜下來。於是柯拉打開開關,溫熱粘稠的液體開始流入美樂蒂的肚子。

只過了幾秒鐘,美樂蒂開始覺得難受,肚子脹脹,溫熱的液體衝撞著她的直腸以及深處。
「奶……奶奶……,等下,不要再弄了,我不行了……」
「我真的……不行了,太多了……」
「你最好別亂動,年輕的小姐,這是一種非常溫和的兒童專用灌腸劑,你可以忍受的,而且你必須忍受每一滴!」柯拉說,
「如果你知道這是為你好的話,你只要放輕鬆,我們快好了,是的,只要你放鬆,你就可以忍受每……一……滴!好了,感覺怎樣?」
「哇…… 啊……奶奶……我要……我要便便……我要便便……啊……」

美樂蒂羞恥地扭動著,努力不讓那些在她肚子裡翻滾的東西流出來。柯拉眼明手快地把橡膠噴嘴從美樂蒂小小的肛門中拔出,然後塞進去一個潤滑過的小肛塞。

「嗯?啊……奶奶?奶奶這是幹什麼?!
「是一個讓你不再調皮搗蛋的小東西,美樂蒂。羅傑,交給你了!」

柯拉牢牢地抓著美樂蒂,從後面固定著她的腰,讓她屁股朝天趴在她的大腿上。這時羅傑進來了,手中揮舞著瑪麗放在旅行箱裡的蘋果木鞭。

「羅傑會用這根木鞭好好地抽你十二下,美樂蒂, 我希望你每一下都報數,並且謝謝他對你的懲罰。還有,除非你數到了十二,你才能去便便。」
「不不不要!奶奶!不……要!我現在想便便……啊!」
嘶—啪!
「啊! 啊!啊!啊!一……謝謝爺爺」
嘶—啪!
「啊!……二……謝謝爺爺」
嘶—啪!
嘶—啪!
「啊!爺爺……我不行了!五……謝謝爺爺……」
嘶—啪!
「啊!啊!六六六……謝謝……便便……讓我便便!」
嘶 —啪!
「啊!七啊!謝…謝!便便……啊!」

前七下從臀峰到屁股底下留下七條平行的鞭痕。第八下狠狠地打在已經燒紅的屁股和腿中間的皺褶處。

嘶—啪!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那裡啊!好痛!痛,痛!啊!」
「美樂蒂!你的教養呢!年輕的小姐!每一鞭之後你該說什麼?!」
「喔不!不!對不起!別打!謝謝你!爺爺!不……!」
「很好,這下不算!」於是爺爺又打了一下,同樣的地方,重疊的兩條痕跡。
嘶—啪!
「啊 哦!啊!八!謝謝爺爺!」
木鞭繼續飛舞,只不過對象轉移到了美樂蒂的大腿。
嘶—啪!……嘶— 啪!……
嘶——啪!
「啊!啊!!十二!十二!謝謝您!」
十二條平行的鞭痕排列在美樂蒂的光屁股上。柯拉從燃燒的臀峰中間小洞裡拿出了肛塞。「很好,美樂蒂,你可以去便便了」柯拉說著,放開了這個赤裸的孩子。

美樂蒂從柯拉的大腿上跳了下來,瘋狂的哭泣,她的肚子因為灌腸劑而鼓脹著,不顧屁股上疼的叫囂的鞭痕,她迅速沖到陶瓷馬桶邊坐了上去。無視柯拉和羅傑,她只想快點排掉這些惡魔!

剛坐上馬桶,美樂蒂又哀嚎了起來,聲音大得外面都能聽到,她終於知道灌腸和打屁股的組合是多麼可怕的事情,灌腸很嚇人,再加上打屁股簡直糟糕透了。

而坐在馬桶上排出灌腸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美樂蒂咬緊牙關,讓屁股儘量輕地坐著,溫溫的液體開始從美樂蒂的屁眼裡湧出,直到全部排出。然後她還必須用舊式的廁紙擦乾淨屁股,一遍又一遍,直到柯拉滿意為止。

最終,美樂蒂終於被允許在自己的小床上躺一會兒,仍然全身赤裸著,流著眼淚回味她的錯誤和應得的嚴厲懲罰。

***

快接近晚餐時間時,柯拉走進來要她準備出門,「親愛的,我們應該會走到麥當勞那邊買晚餐。」

噢,這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阿。喜的是美樂地可以點餐選擇她想吃什麼,麥當勞多半被視為垃圾食物,但在孩子之間很受歡迎的。憂的是,麥當勞一定會有很多鄰居孩子聚在那裡,而美樂地正穿著她自己挑選的三號疼痛內褲,懲罰洋裝裙擺依舊扣在肩膀上,三號疼痛內褲是白色的,上面印著玫瑰紅顏色的小屁股圖案,而這些都會被鄰居們看到。

挑選衣服的時候,美樂蒂清楚的知道奶奶一定會讓她穿疼痛內褲,所以她挑選三號,至少它比較短不會啃咬她也挨了打紅腫疼痛的大腿。不過美樂蒂現在發現,這也表示她那一看就知道是被處罰過的大腿也會明顯的露出來,很容易被人看到。

而奶奶是不會讓她把裙擺放下來的。

***

晚餐一如美樂蒂預期的糟糕。所有的孩子都從她掀起來的裙襬下看到了才剛剛被狠狠處罰過的痕跡,大聲咯咯笑著。但美樂蒂仍必須站在櫃台前點餐,坐上硬梆梆的兒童專用椅吃晚餐,並且不能去遊樂區玩。

她們回到家,羅傑帶著美樂蒂上樓,並脫衣服準備幫她洗澡。當美樂蒂洗好離開浴缸時,羅傑坐在馬桶讓美樂蒂趴到他大腿上。

美樂蒂哭了出來,盡量放鬆自己,準備又將有一頓巴掌打在她刺痛的小屁股上。

當她感覺到熟悉的奈米護膚乳液涼涼的塗滿她屁股,她差點叫了出來。羅傑啟動奈米按摩機器,讓美樂蒂覺得屁股上又癢又刺。最後羅傑幫她穿上了睡衣,沒有像在家裡爸媽狠狠處罰她之後給她穿尿布。

但逃不掉的是她的一號黃色疼痛內褲。

美樂蒂只覺得她的屁股又痠又痛又癢又刺,多種感覺混雜的刺激著她的屁屁,她必須花費十二萬分的精力才能讓自己的手保持在身體前面不要去揉屁股。

上床後美樂蒂兩隻手在身前緊緊相握,她努力的抗拒想去揉揉的誘惑,她不想要讓屁股再增加刺激了。花了很長的時間,這個受了許多懲罰的孩子終於睡著了。

***

隔天早上,奈米護膚乳液發揮了它的神奇功效,美樂蒂的屁股看起來似乎完好如初,昨天的傷痕幾乎都看不見了。但這也意味著,她今天又可以承受更多的打屁股了。

羅傑坐在床邊叫她起床,將這個頑皮的小孫女拉到他大腿上迅速的將疼痛內褲拉下,開始了早晨的打屁股。巴掌啪啪啪的打下,嬌嫩的小屁股在粗糙的大手之下快速的變成了粉紅色。美樂蒂感到又痛又熱,又好丟臉,她嗚咽的哭了出來。

這頓巴掌持續了五分鐘。結束後羅傑將疼痛內褲拉了起來(噢謝天謝地,還好只是黃色一號的這款。)並幫她將睡衣換掉換成洋裝。

美樂蒂下樓吃早餐。她非常的餓,昨天錯過了午餐之後,雖然晚餐吃了頓豐盛的快樂兒童餐,但她仍然還想吃。

柯拉在美樂蒂的盤子裡幫她準備了一些燻肉和雞蛋,並在餐桌上告訴她,因為她昨天的錯誤所以今天不去動物園玩了。她只能待在家裡或去院子裡走走。

並且今天整天,每兩個小時都要打屁股一次。

羅傑在七點已經打過一次了,下一次是九點,再來是十一點、一點、三點、五點、與上床時間的七點。「總共七次的懲罰,程度將看妳今天的表現而定。」柯拉說。

美樂蒂試圖要追蹤時間好讓自己在挨打前有個心理準備。但你知道孩子們總是玩一玩就忘了時間,美樂蒂也是。

九點時美樂蒂在院子裡玩,她突然發現自己被架到了爺爺腿上,疼痛內褲被拉下,她酸疼的光屁股翹著,爺爺的巴掌急速又大力的打了下來,整整五分鐘。

十一點時柯拉叫美樂蒂進廚房,要在午餐前打美樂蒂一頓屁股。旁邊還有鄰居孩子來拜訪,是一個十一歲的還童罪犯女孩,瑪格麗特,差不多要進入第二輪的還童週期了。這是一段比較軟性的打屁股。

兩個女孩沒有什麼差別的,美樂蒂翹著光屁股得到了十分鐘的疼痛,瑪格麗特也同樣的翹著光屁股趴在她媽媽腿上挨打,她哭泣的聲音也不輸美樂蒂。兩個女孩挨完打後一起坐到了牆角反省等待午餐準備好。瑪格麗特坐在椅子上,而美樂蒂坐在她腿上。

瑪格麗特利用這個機會小小的惡作劇了一番,她趁父母沒看到的時候故意上下晃動雙腿讓美樂蒂的小屁股多承受幾次小撞擊,並樂在其中。

下午一點的時候,美樂蒂吃完飯正在午睡,柯拉將她從床上拉到膝蓋上,睡衣輕鬆的被撩起,固定節奏的巴掌就打了下來。這當然不是美樂蒂希望的叫起床方式,她本來就疼痛的屁股又覆蓋上了新的一層疼痛。美樂蒂很快就清醒了,痛得大哭。當打屁股結束後,哭累了的美樂蒂好像又準備好繼續午睡了。

下午三點的時候輪到羅傑打美樂蒂屁股。他正在看球賽,羅傑趁每次中場休息的廣告時間打美樂蒂屁股,美樂蒂整整趴在他腿上趴了半小時。這真的是太可怕了!每挨幾下打就有一段休息時間(羅傑看球的時候),打熱的屁股在休息時冷卻,但還沒能舒緩疼痛又繼續挨打。這樣打打停停的感覺,還不如直接連續的熱呼呼的打!好不容易捱到了結束,美樂蒂哭著揉屁股,她再也不想看這個球賽了。

下午五點還是由羅傑動手。他將美樂蒂帶到了門廊前面,讓美樂蒂的光屁股翹在他腿上,用他的溫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的溫熱美樂蒂的屁股。

這天天氣非常好,又是星期六假日,美樂蒂很快的就吸引了附近大部分孩子的目光,還有一些大人的注意。美樂蒂感到很恐懼,因為她的新鄰居珍妮也在那兒看(第一集那個惡劣的書記詹姆士返老還童變成女孩後,取名叫做珍妮)。美樂蒂已經很多次從房間窗戶偷看到珍妮的光屁股挨打,但現在珍妮卻可以清楚的看到美樂蒂的光屁股正在挨打處罰並且紅通通的。

美樂蒂哭泣、求饒,就像是其他孩子趴在他們父母腿上一樣。強烈的羞恥心摧毀了她的矜持,她只求能快點離開爺爺的腿上。

沒想到有件事轉移了美樂蒂的注意力。珍妮的媽媽也搬了張椅子在門廊,用髮刷在她的四歲小女兒光屁股上狠狠的揍了起來。

當美樂蒂的懲罰結束,準備要去吃晚餐時,珍妮仍然在門廊上挨著打並大聲哭叫著。珍妮成為還童罪犯的時間還不長,還沒能適應小孩子的生活,她的哭叫聲與踢鬧程度遠遠超過了美樂蒂的。

晚餐後洗好澡,美樂蒂在七點上床之前挨了最後一頓打。做為一天的結束柯拉準備了比較重的懲罰,柯拉用巴掌持續打了二十分鐘,在孩子身上留下了難以忽視的疼痛。幫美樂蒂換了睡衣後,讓她紅通通的光屁股赤裸著睡覺。

隔天早上起來,柯拉帶著美樂蒂回家,穿著她最後一條疼痛內褲,二號粉紅色那條,還有懲罰洋裝(這次裙襬終於是放下來的了)。

媽咪和柯拉討論了一下,認為這次偷吃餅乾的懲罰已經足夠,可以回到平常的模式了。

平常的每天光屁股打屁股模式(笑)。

*** The End ***

◎英國作家 卢克·佐根 著
http://www.thespankingcorner.com/stories/lurkingdragon/melody/rodger_cora.html

◎Melody’s Stories,也有人翻譯成麦乐迪的故事。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