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過年與家人出遊時,鬼才的弟弟叫我「大嫂」
我一直沒反應,"蛤你在叫我嗎"的感覺。

後來我問鬼才,
「欸,你弟叫我大嫂,那我要叫他什麼啊?老公的弟弟叫什麼啊?」
「雞雞。」
  

Try it!

從小就是好奇寶寶,大人拿著鍋子驚叫「小心燙!」
但,什麼是「燙」?

不管媽媽怎麼嚴聲警告我總是漫不經心,
有天她就故意等鍋子的燙度不會傷人時,拉著我的手去摸,
我知道什麼是「燙」後,就懂得小心瓦斯爐、小心沸騰的水、小心燒紅的鍋子。

總是有人會問,打人或被打是什麼感覺?什麼工具打起來是什麼感覺?
我可以細細訴說「我的」感覺,但那終究只是「我的」,
真正真實的感受還是要自己去試試才知道阿。

然而,要怎麼調整到鍋子燙度不傷人程度時來嘗試,
這就是學問囉~

「我沒吃過這個我要試試看」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