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狗的大麻煩(未完成) –楓林

這篇故事來自於這幅畫。

這畫是我拿自己來幻想的,
鬼才說,眼睛畫太大,胸部話太大,腰畫太細……而且重點是沒有SPANK!

這故事是楓林大哥看到這張圖,為我寫的故事
不過未完成,
中間缺了一大段,也沒有結尾,只有一個讓人充滿遐想的架構……
我想它是沒機會完成了吧
就…發出來讓大家一起幻想吧…(或是有人想要認養回去的嗎 XD )

===============================

小梅的爸媽很早就在上海開了間公司做生意,因爲業務繁忙,在兩地穿梭太過麻煩,所以乾脆在上海住下來。因爲把女兒一個人留在台南老家不放心,所以乾脆把小梅送到臺北的外婆家希望有個照應。剛見到外婆年邁的樣子,小梅心中不禁竊喜,原來爸媽管的太嚴了,現在只有年邁的外婆在身邊,自己一下子便如出籠的小鳥,再也無拘無束了。外婆看到小梅活蹦亂跳的樣子也不禁有些頭疼,一想到這年輕女孩可能會在臺北學壞老人家心裏就不禁憂心忡忡。果然爸媽走後沒幾天,小梅的天性就顯露出來,很快她就和學校附近的一夥年輕人混熟,經常逃學不說,還常常深夜泡在酒吧狂歡,人也打扮的像個小太妹。外婆看在眼裏,急在心上,却也無計可施,直到小梅表哥出現。這位表哥剛從警校畢業,在小梅學校附近的警局實習。第一次見到表哥是在警校的搏擊館,表哥很瘦但還算健壯。當時表哥剛從拳擊臺上下來,半裸著身體,靠墻坐在長凳的正中,防護的頭盔已經摘掉,身上的汗珠依然發亮。也許是斜刺而來的燈光遮掩了他的單薄,把他的兩塊胸肌,勾勒得輪廓起伏。一邊走一邊盯著他看,表哥也看小梅,眼睛黑白分明。那個刹那讓小梅覺得他真是好看極了。也許是領會到小梅的好感,表哥咧嘴沖她笑了一下,牙齒也是雪白發亮。小梅慌慌張張地,也想回敬一個笑容,但嘴還沒有咧開,頭却先自低了。小梅爲有這樣一位英俊帥氣的表哥感到高興,特別是聽說表哥就在學校附近的警局更是覺得有多了個靠山罩著自己。她可沒想到,表哥的出現,是她小太妹生活的終結。表哥知道自己這個表妹頑劣之極,但也不露聲色,直等機會來臨來給她一次狠狠的教訓。

有一天,一個女同學在打掃時間,不小心將水濺到了小梅的身上,小梅氣得不聽解釋,就把她揪到廁所賞了好幾巴掌教訓一番,還威脅她如果膽敢告訴老師,她以後一定沒有好日子。沒想到那位女同學的父母發現女兒最近怪怪的,逼問之下,知道了小梅在學校的惡霸行為,生氣的要求學校老師一定要做出適合的處分,不然決不善霸甘休。老師也非常的頭痛,小梅是個很聰明的學生,就是老把腦筋用在歪道上,亂翹課不唸書成績也還可以維持在中等,老師一直覺得如果記過讓小梅有了不良紀錄實在是很可惜,所以都只是用口頭罵罵而已,沒想到小梅一點都不在乎,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老師決定要先通知家長。

外婆接到了老師的電話,不斷的向老師道歉。外婆很生氣,可是又力不從心,以她的體力根本管不住小梅這種年輕女孩。表哥自從那天見到小梅以後,就常常去外婆家跟外婆聊聊小梅的近況。表哥知道這件事以後,覺得機會來了,主動跟外婆表示願意負責管教小梅,保證一定把她教成一個淑女,並督促她唸書。外婆很高興的說“那就交給你了,像你這樣年輕就當上警察,小梅要是可以多跟你學學,我也可以放心了。”

表哥決定要接手教育小梅的責任,他先去學校拜訪老師,跟老師表示,一定會帶小梅親自到那位女同學家道歉,請老師暫時不要做記過的處理。老師打電話給女同學家長,大家協商過後,同意只要小梅誠心道歉,並保證以後不會再隨便欺負同學,就不記過了。表哥在謝過老師後,就在校門口等著接小梅放學。

小梅上課上得無聊也看時間差不多快要放學了,就跟數學老師藉口胃不舒服要先回家休息,溜到了校門口,沒想到卻發現表哥在站在那兒,……

……(中略)

三個月後,小梅被表哥調教成了乖乖女,外人看來小梅變成了標準的清純女孩。不過小梅心裏却總是癢癢的。終于,在一個周末,聽說晚上表哥要去巡邏,小梅立刻偷偷和原來的一群男女約好去酒吧狂歡。一切似乎都很順利,閃爍的燈光,烟霧酒氣,讓小梅神魂顛倒。從酒吧出來,一群人又出去飈車,小梅坐在一個男孩的野狼摩托的後坐上,風馳電掣,好不遐意。可惜剛剛開出兩個街區,就被警察欄個正著,閃爍著警燈的警車把小梅她們堵在了路邊。而從警車上跳下來的第一個警察就是表哥……

“走!去大房子!”表哥不容置疑的口吻嚴厲的命令小梅。小梅明白‘大房子’意味著什麽。在表哥的押解下,小梅走進了這間車庫。表哥命令她脫掉衣服趴下。小梅脫到褲子時很是猶豫,表哥走上前來使勁腿掉了她的牛仔短褲,露出她雪白的屁股。小梅知道任何反抗只能招致更嚴厲的懲罰,所以索性乖乖的爬到那個她熟悉的木樁前,表哥很麻利的給她戴上項環,手鐐。然後把她拴在了木樁上。“自己說!小狗狗這回要受多少懲罰!”小梅不敢吱聲,她知道如果自己說個數目,表哥一定要翻倍,索性由表哥說好了。表哥取出那根她很熟悉的牛筋皮帶,說道:“今天沒有數目!直打到你能記得屁股上這頓打爲止!”“啪!”第一下毫無徵兆的落了下來,打在小梅白嫩的屁股上,立時騰起一道血印。小梅本能的移動身體躲閃,表哥一脚踩住她脚鏈的另一端,令她無處可逃,皮帶帶著風聲無情的抽在小梅臀部的皮肉上,火辣辣,燃燒一般。小梅疼得泪水直流,聲聲慘叫,同時不知爲什麽下體也濕了一大片。她苦苦求饒,表哥毫不理會,皮帶一點不鬆懈的落在小梅的屁股上。幾次小梅覺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可是脖子上的鎖鏈一拽,綳得緊緊地讓小梅不能趴下。不知屁股上到挨了多少下皮帶,叫得嗓子也啞了,屁股也早已開了花,表哥才鬆開了踩住小梅脚鏈的脚,小梅無力的癱軟下來。被鐵鏈拴在木樁上,趴在地上的小梅像極了一隻乖乖的小狗狗。表哥一邊替她揉搓著受傷的屁股給她上藥止痛療傷,一邊數落小梅的條條罪狀。每到這個時候,小梅心裏總有一種奇特的感覺,屁屁疼疼的,但心裏癢癢的,特別是身體完全放鬆下來,給表哥那麽一按摩上藥,那感覺似乎是甜滋滋的,似乎每次故意犯錯都是想得到現在這樣地感覺。每每想到這些她也不禁害羞起來,暗駡自己,怎麽被打屁股還會感到喜悅?哎,真沒辦法!看來自己的屁股還是欠打……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