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情

 
星期一早晨,鬧鐘硬生生的打斷了女人的春夢。

女人這晚睡得不太好。夢境裡週遭的人物朦朦朧朧,看不清他們長什麼樣子,但自己本身很清楚。女人和另一個女人在比賽,比賽看誰表現得好就可以贏得主人的獎賞。女人積極的懇求主人的調教,繩子與皮革緊緊拘束著女人的行動,藤條響亮的擊中赤裸的臀。疼,並快樂著。

女人醒來,微微急促的呼吸、紅通通的臉頰,讓她生氣的把鬧鐘關了又整臉埋進枕頭裡。身體兀自發燙著,女人趴著扭動著身體,輕輕摩擦乳尖與陰蒂。。。剛剛好像比賽才剛取得勝利呢,可惡,就可以討賞了說。。。

女人惱怒的把睡衣、內褲脫光,將穿衣鏡拖到床邊,趴到床上將枕頭一角夾到大腿之間,眼角瞄著鏡子,翹著赤裸的臀,想像自己是偷了珠寶的丫鬟,被主人抓到壓在地板上狠狠的打,竹板用力抽在臀上、腰上、大腿上,疼痛無法預期的四處亂竄;想像在女牢中,每天都得接受例行性的鞭打處罰,冰冷的牢獄與火辣的鞭子,加上其他女囚冷漠冰冷的眼光。。。屁股隨著鞭打抖動,越打越快,越扭越快,大腿根部傳來的興奮直達高點。

看了下時間,距離上班時間還有30分鐘。女人稍微休息了一下,走進浴室沖洗。幾分鐘後,她拎著浴巾赤裸的站在穿衣鏡前,女人想,今天穿什麼好呢?然後她挑了一件合身的、粉色公主燈籠短袖襯衫,沒穿內衣就直接套上扣起鈕釦,挺起胸來。這件上衣,剛好左右各有一個小口袋裝飾,可些許掩飾掉乳頭透出來的尷尬,然而胸前曲線讓扭扣間有點微微的裂縫,側身望進去可以若影若現的直接看到那滑嫩彈性的肌膚。

女人滿意的看了看。翻找著衣櫃挑出件黑色短裙,搭配著黑色吊帶襪,兩腿間留著赤裸。上了點淡妝,踏上高跟鞋,出門上班。

公車上人不多,女人呆呆的看著同樣面無表情的乘客。討厭的星期一,平凡的上班族,女人想。色情小說裡的電車癡漢終究是小說。

走進公司,同事笑鬧著說,「今天怎麼穿那麼漂亮?晚上有約會喔?」女人笑笑,默默的打開電腦,登入MSN,搜尋著男人的帳號。

「我今天沒穿內衣褲喔,來非禮我吧(L)」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發情〉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