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洛水(一)

【三國SP演義之夢迴洛水】星小獅、小梅聯合創作

什麼叫做「蓮出淤泥而不染」?

當曹丕殺紅了眼,不顧他爹曹操的命令,擅自闖入袁紹府中,舉刀瞄準那兩個哭哭啼啼的婦人時,她,抬起頭來,那淚眼婆娑卻清澈的眼眸,讓曹丕手中的劍硬生生的轉了方向,插入地板。

一定是眼前這女子。

那粗布麻衣、散亂的頭髮、與沾上戰場風沙狼狽的臉龐,都掩飾不了她美麗的容顏。曹丕輕輕扶起那微微顫抖的身軀,禮貌的退了一步說:「我是曹丞相世子曹丕,前來保護兩位,不必驚慌。」

方才狂盛的殺意早就不知所蹤,寶劍還鞘,曹丕直接坐下,立劍佇地。眼角偷偷的偷望著她,她…就是甄氏?

當父親進來,袁熙的母親劉氏急忙把甄氏許配給他時候,父親笑道:「變成我的兒媳婦啦?」。曹丕幾乎握不住手裡的劍,心臟噗通噗通跳著。

甄宓是個多麼特別的女子阿。多認識她一點,就想多呵護她一點。

她識字,會寫詩詞。她善良有禮貌,武宣皇后立刻就對她照顧疼愛有佳。她聰明有想法,連父親都欣賞她的建言。這樣的女子,只有未來的一國之君配得上!曹丕深覺,未來天下之母,非她莫屬。

曹丕幾乎把所有的關注,放在她身上。但身為漢朝丞相的曹家長子,身邊自然不乏美麗的女人圍繞,她們努力的、不擇手段的想辦法吸引他的目光。

自古後宮,皆如是。

甄宓一點都不想去捲入這樣的女人戰爭裡。天下戰亂已久,跟袁家比起來,曹操顯得更加雄才大略,眼看將是未來的領導者。而曹丕熟讀古今經傳、諸子百家,又善騎射、好擊劍,能領兵打仗,是個出色的接班人。她知道,以她一個再嫁的婦女是比不上那些官家清白的女孩。她也知道,自己是多麼幸運能享有曹丕毫無掩飾的愛,而她更知道,自己必須解決這樣的戰爭,不能讓後宮女人的爭風吃醋影響到國家社稷。

後宮裡,有一個女人叫做任氏。德容繡工,樣樣精通,出身於名門望族,原本是曹丕正室名單中呼聲最大的。她,虎視眈眈的覬覦甄宓。

這天,甄宓在後院長廊漫步,享受片刻午後陽光的寧靜。望向遠方,看到曹丕直直的朝著甄宓走了過來,兩人眼神直接四目相接。甄宓有些慌亂的避開曹丕的眼神,低下頭,斂福行禮。

曹丕有些失望的看她規矩有禮,保持著一小段距離。「這四周沒有長輩,甄無需如此多禮。」曹丕開口。「您就是我的長輩。」甄宓垂首回答。

曹丕左手輕輕捧起她的臉蛋,甄宓害羞著順勢抬起了頭。「甄每次都這樣素妝輕脂,難道後宫胭脂首飾沒有配給足夠嗎?回頭我要他們多送點去。」,曹丕輕笑,「還是,就像我倆相遇那天一樣,甄偏愛泥粉妝?」甄宓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下有著微微的笑意,「胭脂首飾夠了,甄只是不善妝容。」

背後傳來另一個女聲,「甄妹妹若是不擅妝容,改天到我那學學吧。」任氏道,「世子看我這新妝好不好看?甄妹妹若是像這樣點綴些嫣紅,一定會更漂亮的呢。」甄宓輕輕掙開了曹丕的手,微退一步。曹丕不動臉色的說,「不錯,改天讓甄去妳那學學吧。」,「既然如此,那妾身這就回去準備,等下再上姐姐房裡討教。」甄宓順著說。

曹丕剛要制止,甄宓已經行禮回身走去。任氏巧妙的佔據兩人中間的位置,笑語柔媚。甄宓走了幾步後回頭,剛好曹丕也側身望了過來,四目相接,甄宓微微一笑瞄了一眼任氏,要他多放點心思。

甄宓朝著自己的居處漫步,恰巧遇到一個少年同樣漫步在後院長廊。他雖然才十六歲,但已長得比甄宓高出許多,容貌清秀、翩翩公子樣,完全不輸那長他四歲的哥哥。

「甄昭儀。」少年露齒一笑。
「二公子安。」甄宓也不禁回應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曹植,甄宓每次見到他總是比較容易放鬆心情,他有著讓人忘卻宮中緊拘的笑容。曹植也很喜歡這個大他十歲的女子,她有著跟宮中其他女孩不一樣的氣質,好幾次當他聞到宮中戰爭的煙硝味想躲的時候,剛好也會抓到她雙眸中那抹想躲的眼神。可惜…她是嫂嫂了…看哥哥那癡迷的樣子,曹植就頗為不悅。

真是,冤家路窄。曹植還沒能跟嫂嫂多聊幾句,就看到曹丕飛快的向這邊走了過來。
「甄兒,」曹丕示威似的一把握住甄宓手腕「陪我一下」,「任妃姐姐呢?剛剛你們不是還聊得很開心?」甄宓有點擔心。「提她幹什麼?甄兒妳陪我看文章去。」曹丕拉著甄宓就要走,完全不看旁邊人一眼。

「阿,等會兒。你們兄弟好久沒見到了吧,要不要一起喝個酒、下個棋的呢?」甄宓提議。「他忙他的風雅事,不會有空跟我下棋的,」曹丕這才瞄了弟弟一眼,「有空閑的時間,多學學武術兵法吧。」「我想兵法上不會教人強拉美人陪讀書吧。」曹植年紀雖小,嘴上可不輸人,尤其對哥哥從不甘示弱。

「你說什麼!」兩個人瞪著眼,氣氛劍拔弩張,要不是甄宓在這邊,說不定就要動手下去了。甄宓急忙勾起曹丕的手,輕聲說,「世子,您想看什麼書呢,甄兒這就陪您去。」拉著曹丕就往書房走去。曹植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忿忿的轉頭離去。

* * * * *

太監傳話過來,曹丕今晚要在甄宓這兒過夜。宮女們紛紛忙碌了起來,忙著幫她們的主子梳妝打扮。甄宓坐在銅鏡前,看著宮女靈巧的手,將她烏黑的長髮輕輕紮住,換上綾羅做的衣服與霧一樣輕薄的紗裙,隱隱灑上幽幽蘭香。「主子,恭喜阿,任妃被趕出宮了,您就要當上正妃娘娘了呢。」其中一個宮女笑著道喜,甄宓當場愣住。

當晚,曹丕喜悅的衝進來,開心的拉著甄宓的手,「娘同意將妳正式封為正夫人,很快妳就會是國母了!」甄宓卻沒有辦法感受到他的快樂,「世子,」她擔憂的說,「為何要把任妃逐出?她德容出身都在我之上,也很盡心服侍你阿。」 「不,她沒妳漂亮、沒妳溫柔、沒妳聰明;她狷急任性,常惹我不悅。」曹丕專情的看著甄宓,「那些尋常女子,我看不上眼,我要的只有妳。」

甄宓無言,她一直都知道曹丕對她很寵愛。但那樣的愛,讓她有太大的壓力。就像甜美卻多刺的魚一樣。要很小心才能吞嚥。

「你只寵我,其他貴妃難免生忌的。上頭說你專私,下頭說我持寵。」甄宓輕輕的說,「而且你是世子,多去親進她們,可以豐厚子嗣。多子多孫,也是很好阿。」
她希望曹丕能聽她的,爲此再三考慮。可惜曹丕意志堅決,如她所想的一樣。

這個夜晚,兩人如往常一樣,同室讀書。甄宓從小就學習識字,非常愛讀書,還被自家胞兄取笑說她是想當女博士。曹丕知道她愛讀,總是喜歡在學習時拉著她一起。

今天,她很安靜。跟往常看書時一樣的安靜,但是就是有種不對勁。曹丕猜想她應該是為何不開心,但他也有些生氣,這明明就該是好消息。兩人就這樣悶著。

夜很靜,但透著不平靜的空氣。

當曹丕闔起書卷的時候,甄宓還低頭看書。他突然不耐起來。
「來幫我換衣。」平常不用等他出聲,她就會自己把衣服拿來讓他換的。

甄宓默默的站起來,伺候他換衣。那乖巧安靜的模樣,今天讓他越來越不愉快。
他狠狠的將她身體摟過來,甄宓肩膀被一股大力抓的生疼,痛呼一聲。

她看起來那麼的無害,卻像最烈的酒一樣刺激他的神經。

甄宓感覺到那手抓住她時非常粗暴,但是隨即放鬆。但是曹丕的表情卻很陰沉,她縮在他的懷裡,身體不自由主發抖。

「你還在怨我趕走了任氏?」曹丕終於稍為軟化了心態,沉聲問道。

「沒有,世子的決定,妾身無權至喙。」

「妳分明有怨,還想騙我?」

「妾身只不過是一介女子,身為袁熙棄妻,大人不嫌收我下來為伺,豈敢對大人心懷怨。更不敢妄想能得大人愛憐。」

曹丕壓制住怒氣,哼了一下,「既然如此,妳就該聽話,」他霸道的將懷中的美人臉蛋捏起來,四目相接,「愛我,這是命令。」

一句豪氣萬千的愛語,很像是曹丕會說的話。甄宓笑了,在他懷裡輕輕搖頭,心裡滿是綿密柔情。曹丕感覺得到甄宓身體不再僵硬,不再抗拒,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氣一下子就消了。

「搖頭?妳竟敢違抗我的命令?」曹丕低下頭,在甄宓耳邊低聲傳入嘶嘶威脅,「看來,不用刑是不會聽話的喲。」 「啊?」甄宓還沒反應過來,就讓曹丕壓在腿上趴在床上,紗裙輕輕的、緩慢的被撩起。甄宓緊張的夾緊大腿,心想…這用刑?是什麼阿?她從來沒遇過如此霸氣的男人,書上也從來沒寫要如何回應這霸氣的愛。

「啪!」曹丕的手掌重重的打上她白皙的臀部,迅速的染上一片嫣紅,「妳只要想著我就好,不需要擔心別的女人!」「啪!」「啪!」「啪!」巴掌不疾不徐的落下,像是攻城戰中四周包圍城市的敵軍,沒有一次擊垮妳的暴戾,卻讓妳求助無門,感受他的步步逼近,慢慢的放棄掙扎。

甄宓好像是第一次如此全神貫注的感受曹丕的親密接觸。他的手掌怎麼那麼大?啊!好疼,疼痛麻麻的、一整片的散開……他的手勁怎麼那麼大?啪!哎喲!那響亮接觸的一瞬間,疼痛就這麼直接的注入皮膚下層……他的手怎麼那麼溫柔?疼痛之間夾雜著溫柔的撫摸,輕輕的融化掉疼痛,只剩下一陣舒服的顫慄……他的手怎麼可以那麼無情?溫柔過後接連而來的疼痛!好疼!

這疼,讓甄宓拋棄那沉重的世俗枷鎖,不再顧慮誰會怎麼想,誰會怎麼說,她只想好好愛著她的男人,她的君王,曹丕。

摟著她的腰,將腿從她身下抽了出來,曹丕兩手撐在床上趴著,將甄宓圈在懷裡那小小的空間中。甄宓轉過身,火熱的臀部接觸到床板讓她微微抿了下嘴唇。曹丕,忍不住低頭,寵愛美人的唇辦。

燭光搖曳,佳影流洩。

* * * * *

其他三國故事,請見
青山依舊
最Free的星小獅SPANKING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夢迴洛水(一)〉中有 3 則留言

  1. to匿名:我不曉得有沒有人在做打屁股的生意,付錢就約得出來。就一般人言,約人見面實踐,要先交朋友。很多社群網站都可以讓你交朋友,Yahoo家族”spank同好之探討與分享”,暗夜玫瑰也有交友的版塊,不少台灣人都會駐足,香港打屁股學院也有臺灣人出沒。認識了同好,雙方是否契合?是否真能約出來?那就看個人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