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樂蒂故事集4 - 漫長的下午

  
中午12點半,吃完了三明治、薯條和兩杯牛奶的美樂蒂,正準備像往常一樣睡個午覺,卻聽到媽咪輕柔的叫喚…

「美樂蒂~~快過來客廳~」

美樂蒂聽話的進了客廳,映入眼簾的一切,卻足以令任何6歲的男孩或女孩不寒而慄。沙發的正中間坐著她的媽咪,而她身旁的抱枕上則放著美樂蒂新的槭木髮刷。

更糟的是,在那可惡的髮刷旁邊還放了瑪麗的另一把「媽媽幫手」,這4個字就這麼清楚的印在上面,也就是製造這把兇器的公司名字。那是一塊輕巧的金黃色的木板,27公分長(握柄10公分),很薄(3毫公分),而且非常窄(5公分)。這個「幫手」木板對任何年齡的孩子來說都是輕量的懲罰,這也是少數除了巴掌以外,被允許用在真正的孩子(非透過科技返老還童的)身上的工具。美樂蒂已經親身體驗它所帶來的刺痛很多次了,每一次她都很怨恨這個幫手,正因為它的輕巧,美樂蒂的爸爸或媽媽可以一下接一下不間斷的打她,讓那刺痛一遍又一遍的,持續折磨著她的小屁股,卻不用擔心會打出瘀青或破皮等傷害。

「過來這裡,美樂蒂。妳可能沒料到,因為你的行為,與你可能未來的行為還不夠好,妳知道的,以妳這個返老還童的罪犯來說,現在該是時候給妳頑皮的小屁股一頓好打了。」

噢,美樂蒂知道。身為一個罪犯,被判處返老還童回到童年接受教育,任何時間屁股都有可能要挨打的,每天至少都有一次以上。若她又不守規矩,那只會得到更多又更重的打屁股處罰。這個判決設計就是透過體罰讓他們不會再想要觸犯任何法律。

讓他們像個孩子一樣接受處罰,用年輕的身體感受打屁股的疼痛,是最好的方式。並透過專業不會造成任何永久的生理或心理傷害。(在正常孩童的童年也適用)

美樂蒂嘆了一口氣,兩隻小手緊緊握在胸前,靜靜走到媽咪前面,等著趴到瑪麗的腿上。不過有些吃驚的是,媽媽沒有拉下她的紅色短褲,並引導著她整個人趴上沙發,屁股翹在媽媽大腿那兒。

這是個舒服的姿勢。美樂蒂舒適的趴在沙發上,只有身體中間被瑪麗的大腿架高了一些。比起往常她只能靠著瑪麗大腿支撐懸空的身子,這樣真的好趴了許多。而壞消息是,從這種姿勢、與未被脫掉的小褲褲來看,這可能會是個很長時間的打屁股。

但她從來就無法預料這會是多長的時間。

「乖女孩,現在請妳把手乖乖的放在前面,不要試圖阻擋妳淘氣的小屁股,像個大女孩一樣好好接受妳的打屁股。」

媽咪隔著美樂蒂的紅色短褲,用巴掌開始搧了起來。令人驚訝的是,這巴掌打得很輕,隔著她的棉質短褲和小內褲,疼痛只有輕輕透了過去。美樂蒂埋住她的頭,努力維持著自己的姿勢,不做任何扭動,試著不要讓媽咪再加重打屁股的力量。

幾分鐘之後,美樂蒂臉開始有些扭曲。噢,是的,這的確是沒有很用力,但每一下一直一直接連著打下來,「媽咪—噢,請問,這要打多久?」

「看我想打多久就打多久。親愛的,記得嗎?我是妳的家長,而妳是個壞女孩。還是妳下午有什麼其他的計畫呢?如果妳覺得無聊的話,也許我可以做些什麼呢……」

瑪麗一邊說,巴掌仍一邊持續的落在美樂蒂的屁股上,而且開始有些加重了力道……

美樂蒂聽完,就閉上了嘴巴,把頭埋在沙發裡默默的決定她不要再說什麼話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有個短暫的停頓,「不好意思,小美,我的手需要休息一下。」美樂蒂心想,終於能解脫一下了……

這時,就是「媽媽幫手」出場的時候了,小木板一輕一重的拍打上美樂蒂的屁股。

媽媽的手需要休息,但美樂蒂的屁股是不需要休息的。

打屁股如同之前般持續的進行,小木板帶來的微微刺痛一如既往的穿過褲子打在她的屁股上。隨著時間的累積,即使力道沒有變化,美樂蒂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反應,每一下拍打都在慢慢侵蝕她的屁股,不是非常的疼,但也讓她無法簡單的維持自己的姿勢,小屁屁已經開始感受到一些明顯的疼痛。

瑪麗又持續打了十多分鐘,她終於放下小木板恢復用手掌拍向美樂蒂,

但打了二、三十下後瑪麗又停了下來。動作流暢的將女兒拉起來,解開她的紅色短褲。

美樂蒂趴回媽媽腿上時,忍不住小哀號了一下,她的短褲掛在膝蓋上,這六歲的小屁股只剩下一件薄薄的白色小內褲保護。

接著媽媽的巴掌又持續的落下,力道就跟剛剛一樣,但沒了紅色短褲,巴掌就直接落在白色小內褲上,疼痛的感覺又大了一點。瑪麗將美樂蒂的棕色毛衣往上拉了些,確保它不會掉下來後,又繼續揮起巴掌打在美樂蒂的小屁屁上。

巴掌無止境的打在屁股上,美樂蒂感到灼熱感持續緩慢增長著,她靜靜的留下眼淚,小巧的屁股在巴掌的襲擊下忍不住扭動搖擺,她已經趴在媽咪腿上超過45分鐘了。一隻手終究是忍不住跑到後面想保護她那可憐的小屁屁。

當然立刻被抓住扭回前面,而且……

美樂蒂的紅色槭木髮刷立刻重重的、像爆炸似的打了她六下!美樂蒂劇烈的扭動並大聲哀嚎。這是什麼可惡的東西!她的手腕被放回身前,兩隻手像祈禱似的緊緊握在一起。噢,她的確是在祈禱,祈禱這次挨打可以趕快結束,而這個願望似乎要很久才會實現。

媽咪一邊打著這包著內褲的小屁股一邊說「我跟妳說過了,親愛的,不要把手伸過來阻擋,請試著順從的承受。我的手掌需要休息了,原本我打算換媽媽幫手繼續,但我現在決定改用髮刷了。」

「不—!媽咪不要!拜託不要用髮刷!」
「不要! 噢! 媽咪拜託! 哎喔!」

但髮刷仍扎扎實實的打在屁股上,薄薄的內褲沒有什麼保護的效果,

髮刷帶來的疼痛真是難以忍受。

儘管瑪麗使用髮刷仍是維持著之前的速度,但它也維持著帶來更大的疼痛,比起小木板來說。就算瑪麗沒有用太大的力量,只是輕輕的拍打,讓美樂蒂的臀部維持著溫熱與刺痛,並沒有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但光是髮刷的厚度與大小,感覺就完全的不一樣。

不好的消息是,這種輕輕的拍打通常會持續非常久。

髮刷又持續的拍打了十分鐘,美樂蒂像個嬰兒般的哭叫,一個正被好好揍屁股的嬰兒。最後媽媽終於放下了髮刷……

舉起了大手又打了好幾十下巴掌。然後停頓下來將美樂蒂的短褲拉到腳踝處固定,讓她腿無法亂踢亂動。美樂蒂感覺到媽媽的手指頭滑向了她剩下最後的保護,白色小內褲滑向了大腿,光溜溜的屁股完全暴露了出來。美樂蒂哭得更大聲了。

「噢不! 拜託不要脫! 媽咪! 我已經被打很多下了! 拜託不要打光屁股! 噢! 媽咪—-(啜泣)」

「抱歉,親愛的,恐怕是時候該打你的光屁股了,我知道已經打很久了,但我想你需要一次嚴厲的打屁股。噢,美樂蒂?什麼事?你下午應該沒什麼其他計畫吧,我們有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可以好好處理你的小屁股。妳趴在我腿上超過一小時了,臀部染著明亮的粉紅,保持著不錯的溫熱,看起來還可以承受很多的拍打呢。」

一整個下午???

美樂蒂看了一眼牆上的鐘,淚水立刻充滿了眼眶。現在還不到兩點呢!她的媽咪將她稍微抱一下、將屁股抬高了一點,在那粉紅色的光溜屁股上輕輕開始賞了一巴掌。美樂蒂把頭整個埋了起來,兀自哭泣著。

美樂蒂薄薄的小內褲,將她的膝蓋併攏著固定在那兒,完全沒法提供屁股任何一點點的保護。而赤裸的屁股可以直接感受到媽咪手掌的溫暖,儘管那手掌一直拍打下來讓她感到越來越疼,似乎已經快不能承受了。

但美樂蒂只能繼續埋著頭哭泣,繼續翹著屁股挨著打。和往常一樣,大部分的巴掌都只是微微的疼,但每一下的疼都持續的累加起來,每隔三、五下就會有一下特別加重了一些,美樂蒂會痛得微微彈跳一下並叫出來,努力控制著兩只手,緊緊握在身前。

而她的屁股仍持續的飽受折磨。

瑪麗的手掌跟美樂蒂的屁股一樣感到疼痛與灼熱。所以這次只維持了15分鐘左右她就拿起「媽媽幫手」接續手掌的工作,美樂蒂也苦著臉接續著哀嚎、承受小木板接續著溫暖她的小屁股。

力量雖然沒有變大,但木板還是比媽媽的手掌來得堅硬,特別是打在光屁股上時。美樂蒂的屁股現在變得越來越紅,像是顆還未完全熟透的西瓜,而這兩顆粉嫩的半圓球,仍翹在美樂蒂後頭,反覆的接受疼痛的造訪。

在後續的30分鐘,在媽咪又換回手掌的那一刻,美樂蒂又失去了控制,手揮了過去試圖保護她的屁屁,儘管在媽媽抓她手腳之前,她立即克制的將手放回身前,但為時已晚。

美樂蒂感覺到髮刷已放上她毫無遮蔽物的赤裸臀部上。「妳這麼做我一點也不感到遺憾,美樂蒂,這給了我一個好理由能讓髮刷再次回到妳的屁股上,準備好大聲的哭吧,打在妳紅通通的屁股上可是很痛的。」

她說得一點也沒錯。

髮刷一連十幾下重重的擊打在美樂蒂光溜溜的肌膚上, 啪! 帶來劇烈的疼痛,她可以明確的感受到這個好的、重重的、響亮的髮刷,與平常是有多麼的不同。美樂蒂哭著保證她一定會控制好自己,絕對不會再把手放到後面,但髮刷還是再次落了下來,又再一次,她的媽媽似乎打算整個下午都使用髮刷了。

這比起媽媽的手、或小木板,要痛多了!不過瑪麗還是心軟換成用巴掌繼續打。從開始到現在,美樂蒂已經趴了整整兩個小時,屁股都沒有休息,而她出現了另一個麻煩,她開始後悔中午喝了兩杯牛奶。

她忍耐不住叫了出來,得要告訴媽媽這件事。

「嗚嗚,媽咪!噢,拜託暫停一下!一分鐘就好!嗚喔,我真的 需要 停一下,媽咪!嗚,我得走了!」

「親愛的,你想去哪裡?妳唯一需要待的地方就是我的大腿。」

「媽–媽–, 我想去上廁所! 我忍不住了!」

「噢,是嗎,小姐,我想你應該能透過自我控制不要打斷你的懲罰。當然的,若妳不小心尿到我身上的話,我可是會非常的遺憾再將妳的懲罰重頭到尾再來一次!而且這次會用髮刷!」

「媽媽!拜託!我現在就要去廁所!我忍不住了!」

「好吧,如果你堅持要去的話。那你要用什麼跟我交換呢?」

咦?媽媽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這完全是妳應得的懲罰,若需要中斷、暫停,我認為需要有另外交換的罰則,也就是說,在妳去上完廁所後,妳得多挨幾下板子做為償還。妳覺得要打幾下做為交換呢?」

哦,該死的!她沒有別的選擇,她一定得去廁所。她六歲身體的括約肌沒辦法忍住,「十,十下可以嗎?」

美樂蒂,太少了喔!

「那…二十呢? 哦不,媽咪!三十!我用三十換!」

「親愛的,那就二十五下吧,快去!!」瑪麗讓美樂蒂離開大腿。小美立即低著頭,抓著膝蓋上的內褲、拖著腳踝邊的短褲衝向樓梯間。

瑪麗遠遠聽到她的哀號聲,當她將可憐的屁股坐上硬梆梆的馬桶時。

幾分鐘之後,美樂蒂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在她的短上衣之下還是一片赤裸,頭低低的掛在胸前,眼淚滴滴的流,她手裡拿著的是聖誕節爹地送她的禮物,一隻粉紅色橢圓形的木槳,中央還寫著『告訴她你真的關心她…大聲的擊打…光屁股!』

美樂蒂站到沙發旁邊,將木槳遞給媽媽。「很好,現在請妳趴到沙發的扶手上。」美樂蒂又哀嚎了一聲,她一直希望能夠繼續趴回沙發上、媽媽的腿上,而不是自己撐在沙發扶手上。美樂蒂依照之前教的,彎下腰把頭靠向墊子,將可憐的屁股翹高面對天花板,完全的曝露出來等著被處罰。她感覺到媽咪的手輕輕的幫她移了一下,調整了一下姿勢,接著那18公分長的板子就打上她那已經飽受摧殘的光屁股。瑪麗並沒有使用全力,除非是「特殊的」懲罰日子,父母是不會對孩子們全力揮擊的。但瑪麗仍用上了一定的力量,足以讓6歲的小淘氣得到足夠嚴厲的疼痛。恩,或者是適合8歲孩子的力量。

接下來的24下都是同樣的力道,美樂蒂放聲大哭直到這全部25下結束。結束時她跳離了沙發,蹲在地板上大聲的哭泣、瘋狂的揉著她那像草莓般又紅又脆弱的臀部。

讓她訝異的是,媽咪沒有立刻阻止她,而是走進廚房待了一會兒。當她出來時,手上拿著好幾條長毛巾。

她將美樂蒂抱到沙發上並坐在她旁邊。「我不希望等下妳的手又跑去遮擋屁股,小美,我想妳的屁股應該不希望再被重打了,我們可以輕輕的打很多很多下。」

她將美樂蒂小小的雙手併攏在身前,用鬆軟的毛巾固定在一起,再將膝蓋也固定住,使這孩子看起來更無助了。

美樂蒂又回到了媽咪的大腿,在沙發上隨著巴掌劈哩啪啦的落下而哭泣,就像是她去廁所之前那個樣子。不過現在巴掌帶來的疼痛可是更劇烈了許多,那紅得熟透的屁股怎樣也擺脫不了巴掌,她只能無助的哭泣、扭動…完全的無能為力。

是的,做為一個六歲的小女孩,橫在媽媽腿上承受一頓清脆又響亮的巴掌,她是完全無法反抗的。

她在媽媽的巴掌下哭泣,越哭越大聲。

而媽媽只要手累了,就會換成媽媽幫手繼續,當手休息夠了再換回巴掌。

最後,在下午四點的時候,在經過了三又半個小時持續的拍打下,媽媽終於做了最後一次暫停。美樂蒂現在已經完全不掙扎了,就靜靜的趴在那兒哭泣。

其實她的屁股並沒有很嚴重的傷害,實際上還恢復了一點,比起木槳的傷害來說,後面的巴掌算是很輕微的。

但美樂蒂發現,有些什麼比起疼痛更難受,關於控制權。她只能趴在媽咪腿上乖乖的挨打,完全無法抗拒,她什麼事都不能做!她沒有別的選擇,她什麼事都不能做!她的無助、她的依賴、她的孩子氣,都似乎加重了背後的難堪,她完全不能改變自己的狀態,她只能像個孩子一樣,只能哭泣。

她臉好紅、臉上手上都沾著鼻涕眼淚(包含媽媽拿來固定手用的毛巾也拿來擦拭),她無助、緩慢的哭,完全的成為一個腫著屁股充滿歉意的女孩。

她發現髮刷輕拍上她那片酸疼的肌膚。
她發現她眼淚並沒有流完。
媽媽再次拿起髮刷打向女兒的屁股,一樣是用相同的力量,而髮刷也一樣帶來比巴掌更多的疼痛。

15分鐘後爸爸回到家,打開大門看到的就是媽媽坐在沙發中間,美樂蒂趴在她大腿上,翹著帶有漂亮紅色的光屁股,正一下一下挨打著。加上美樂蒂的哭聲與眼淚,形成了一幅漂亮的畫面,一顆又紅又燙的屁股、與後悔莫及的小女孩。

「很好! 看來我的小女孩今天好好的上了一課。瑪麗,她犯錯了? 或這只是例行每天一次的打屁股?」

「美樂蒂,妳自己回答爸爸!」

「嗚–! 嗚–! 不是,美樂蒂沒有不乖! 就–是個–打屁股日, 美樂蒂– 今天很乖–!!(啜泣) 哇~~~~~~~~爸爸,媽媽打了我屁股!!一整個下午!! 哇~~~打了~~好幾個小時~~~嗚嗚嗚」

「喔喔!親愛的,我想這是屬於妳的刑罰裡頭要求的,一個嚴厲的長時間打屁股懲罰囉?他們一向認為這對返老還童的罪犯是非常有效的,我想大部分的小罪犯都會害怕這種長得無止境的懲罰,比起來被重重的快速打幾下似乎還比較容易忍受,是嗎?瑪麗最喜歡給淘氣的小女孩做這種懲罰,在這一年妳至少還要在經歷兩到三次。」「噢,親愛的,我希望妳有記得要架設攝影機!」

瑪麗的臉突然垮了下來!「噢天阿!我又忘了!對不起……」

「等美樂蒂上床後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小美,我想妳是時候該坐去牆角反省了。我抱妳過去,直到媽咪準備好晚餐妳再起來,」

他立刻行動了。當美樂蒂疼痛的屁股接觸到硬板凳表面時,她又大哭了一聲。爸爸讓她坐在高凳子上,面對客廳牆角,並將窗簾拉了起來,讓光線照進來。現在任何經過的路人都能看到美樂蒂坐在角落,在凳子上是一個明顯紅色腫脹的屁股,短褲在旁邊,而她哭泣著。

在美樂蒂光著屁股吃完晚餐後,就去樓上洗澡並直接上床睡覺。

這間房子隔音很好,但爸爸離開她房間時,將房間門留了一道缺口。

她該睡覺了,但美樂蒂聽到遠處傳來微微的拍打聲,與壓抑的哭泣與求饒聲。

她的聖誕禮物與髮刷還留在樓下。

*** The End ***

英國作家盧克‧佐根《美洛蒂故事集》之漫長的下午
http://www.thespankingcorner.com/stories/lurkingdragon/melody/long_afternoon.html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美樂蒂故事集4 - 漫長的下午〉中有 18 則留言

  1. 真是辛苦你了,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真
    可以變成這樣的小孩…要去寄住在誰家咧

  2. 好喜歡這篇文章,真希望自己哪天也可以寫出這樣ㄉ好文章,ㄅ過勒~怎找ㄅ到它ㄉ前3集勒=.=||

  3. 喝喝=ˇ=
    你真的更新翻譯了!!
    感謝梅子阿><
    梅子的翻譯能力真的超厲害的
    謝謝你咯!!
    我會繼續支持你的!!
    也希望梅子姐可以繼續努力~

  4. 原來可以用名子阿 剛剛才發現可以打上名子= ="
    恩… 我相信瑪麗以後一定不會再忘記攝影了

  5. 其實我對瑪麗挨打比較有興趣:P
    第五集作者長篇大論的在介紹這個世界設定,與教育理論…我看得好煩ㄡ…這種比較適合思鵬啦(亂拖人下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