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使

=== S.Ink情慾交換日記 花魁與我 徵文 ===

花魁BBS上面的對談,看不見人聽不到聲音,連一張照片都不必有,這樣的距離讓我特別放鬆。第一次網愛、第一次電愛、第一次主動搭訕男人,我的好多第一次就這麼在花魁裡展開了。

Lilith說,當初她在ALT徵友,信件如雪片般飛來,男人在BDSM社群中勝出的關鍵竟都在於文采,很難相信有多少精采的小說寄到她信箱中。那那說,在女同拉子圈中好的文字就如同春藥。我超有共鳴的!我的第一次搭訕男人就是起因於文采阿。

六天使,我記得他自我介紹說遇過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女人,顯示為很懂女人貌。我不懂男人喜歡談自己豐功偉業的原因是什麼?至少我不會因此想成為他女人列表上的一員,可是我很喜歡聽他講故事,講那些似真似假、女人們的故事、講他們盡情SM、講馬司特調教手記。我是熱中追隨的小讀者,某天我們開始丟起水球,後來也加了MSN。

故事裡,女人的性慾完全掌控在主人手裡,遭受連續的挑逗卻不被允許高潮的顫慄,看著主人的陽具渴望卻始終得不到他插入。他說,他是刻意用女性口吻來寫故事,這樣比較容易吸引女人的共鳴。這些文字就像是狩獵,是獵人等待獵物掉入的陷阱。而我當時還是個不太確定自己性愛態度是如何的處女,他說他不喜歡處女因為很麻煩,我笑著也覺得自己真的蠻麻煩的。

不過在簡單確認雙方不是彼此目標獵物後,我們仍會閒聊。聊聊棒球聊聊電影聊聊漫畫。某一天,他突然用家裡的H漫當餌引誘我,故事是說一個女主播被調教,插著按摩棒播報新聞……我一口咬了上去,去了他家。

男人房間的雜亂並沒有嚇到我,但他身上濃濃的煙草味卻讓我很不習慣。我熱切的抱起漫畫就想沉溺進去,卻忘記男人丟下誘餌背後會有什麼慾望?我漫畫沒翻幾頁他就叫無聊。我說「你不是覺得處女很麻煩不要碰處女嗎?」,他說「是阿,可以做些別的呀」,可是他的擁抱卻讓我忍不住想憋氣,他無賴的說「對啦抽菸的人都沒人權啦」

他親我耳朵,我覺得好癢縮了起來,他說會癢的地方就是敏感性感帶,把我壓在床上不停的親吻、輕咬我耳朵,我用力掙扎卻完全掙脫不了。好癢又逃不掉,我又叫又笑,覺得全身都酥麻了起來,他一附「看吧,很有感覺吧」的表情。

然後他說要打我屁股,拉下我的褲子用皮帶揮舞了起來。他覺得他很用力了啊,他的其他女伴都承受不住,可是我真的覺得不怎麼痛呀XDD,我笑著說我是疼痛系不是性愛系。

最後他並沒有把我吃掉;我屁股上只有一點紅腫,壓起來也一點都不疼;原本誘我上門的漫畫也沒能看完,時間晚了我得回家了。像是場莫名其妙沒頭沒尾也沒高潮的短篇。

後來連絡少了,只是我仍是追看他故事的讀者,而也常常看到他喊寂寞,找不到伴亦或工作不順沒有發展機會。

有次他突然對我喊寂寞,我沒問原因,剛好會經過附近,就拎了便當到他家陪他吃了頓飯。他的房子還蠻大的,應該有3-40坪吧,是他剛貸款買的中古房子,只有自己住顯得有些空盪,房間窗外就是捷運,淡水的高架列車經過的時候哄隆哄隆,望出去幾乎可以跟捷運車窗裡流逝的人們對望。我陪著他一起品嘗寂寞。望向窗外,分不清流動的是別人還自己,都還看不清楚長相來不及說你好或再見就消逝了。

我笑鬧說「你女人那麼多還記得我喔」,他說「記得阿,你是我遇過最耐痛(戀痛)的女人」。哈,我眨眨眼,聳了聳肩沒說什麼,還有事就離開了。

之後就只成為MSN上一名聯絡人,偶爾會看一下他的狀態列有沒有寫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在MSN上看到他狀態寫著(已過世),我還當作是開玩笑沒理他,過了幾天狀態又更新了,說明是他的朋友,透過MSN狀態轉告各方好友他已過世的消息。

他在那個有捷運列車聲響的房間裡燒炭自殺。

我沒有去告別式,只有在他朋友開的留言板上留了言。他們說會把留言印出來燒給他。

好幾年後我開始寫Blog,練習說我的故事。偶爾想起他曾經鼓勵過我寫,想起那個寂寞空盪的房間,很想問看看他覺得我故事說得如何?很想跟他說「欸,花魁要搬家了你要不要搬啊?」

=== 花魁的故事,我的故事。 ===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六天使”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