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點回來

自從男人決定要自己創業後,女人就知道,他很忙。
還好,女人自己也有工作,不至於一整天在家裡等。

有的時候他會回家很晚,她總是執意的想等他。但好幾次等著等著就靠在床上睡著了。他回家時總會幫她把姿勢移正,被子蓋好,並把燈熄了。後來男人跟女人說,不要在等了。女人點頭應了,但男人總是回家後會發現燈還是亮著的,女人以前睡覺習慣是一定要熄燈的。

若難得有悠閑,女人喜歡蹭在男人身邊。一起看電視,管他是棒球籃球還是新聞都好;亦或是男人敲著電腦工作,她捧著小說倚在身邊。主要是為了那溫熱的體溫。她怕冷。

儘管忙,男人總是會找點時間陪陪她,一些細節上的體貼總是會讓她心裡酥酥的。冬天女人行動力變很差,又覺得暖氣是一筆不必要的開支,老是想裹著棉被不要動。這天禮拜五寒流來,男人剛結束一個案子整個下午都有空閑,他開車來載她下班。回到家門一打開就是迎面而來的暖呼呼,是男人耐著性子去賣場排隊買的特價暖氣,與一大鍋冒著煙的火鍋。

哇!女人興奮得立刻將外套圍巾什麼的厚重通通脫掉,拿了碗筷就喊開動!
「欸,看著我幹麻,你也要吃啊。」
『要不是怕你吃得太粗魯燙到,就叫你脫光光了。』男人帶著笑意,目光卻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赤裸裸的。女人不好意思的避開了眼神低頭猛吃。

『距離下個案子開始還有點時間,明天想去哪玩我陪妳。』
「不去哪,我想在家…嗯…那個…」
『哪個?』男人笑。
「你知道的嘛……」女人嘟嘴「就想……打屁股嘛……」
『噢?看來這台暖器不夠力,妳還想更溫暖一點阿?』
「欸欸!」女人看似抗議聲音裡卻透著撒嬌意味,
『那我要看妳明早表現如何,再決定溫度要調到多少。』男人嘖嘖咂嘴笑。

*****

女人完全沒賴床的起了個大早,躲進浴室裡又仔細的打點了下自己。總是希望能美好的站在他面前啊,那種一直想要變得更美好的心情,似乎永遠都還想更好更好。屋裡洋溢著溫暖,讓她可以毫無顧忌赤裸裸的溫暖,她索性就光著身子弄了簡單的早餐端到床邊。

男人早就醒了,好整以暇的等待女人的服侍。吃完早餐,女人蹭到男人身邊,滾半圈壓了上去,男人沒有動作,他們就這樣靜靜的靠在一起,直到女人吐了吐舌「哎呀這姿勢好色喲。」

男人要女人自己去挑喜歡的工具,說今天開放點餐。女人蹦蹦跳跳的抱了四五隻傢伙放到床邊,有些害羞的挑了寬木板當開始,自己趴在床上翹著赤裸的臀,忍不住心裡OS(為什麼都要自己來啦>///<)

『害羞?這不是M應有的感覺。』
『妳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有什麼好害羞。』

女人總覺得,所有工具握在男人手上之後,彷彿就成為他身體的一部份。像是今天,寬木板不輕不重打在身上的酥麻感,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的溫柔。

女人曾經問過男人「為什麼你從來沒有當過M,從來沒被打過,卻能那麼精準的掌握M的疼痛?」,男人居高臨下眼神淡淡一瞥『因為我是專業虐待狂。』

啪!
嗯~
每一下打下來,空氣中就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女人的身體隨之微微顫抖,慾望悄悄的以毛細作用之姿滲入。女人感覺到背後的力量慢慢增強,她的屁股越來越熱,每次掃到女陰附近她痛得收縮,卻在放鬆時伴隨著整片濕漉漉……

男人的電話突然響起,他看著手機螢幕,微微皺了皺眉頭。
『維持好妳的姿勢不要亂動。』

『喂,你好……嗯……是,我知道,我會處理。』
『這麼急?不能隔天?』

他的嗓音略顯焦灼,女人一聽就明白電話裡是什麼內容。她維持翹著屁股的姿勢努力挪動了下位置,反手輕輕地拉拉他的衣擺,轉過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看了看她,點了點頭。 『好吧…那幫我訂今天晚上九點後的機票。』

掛掉電話,兩人之間稍為沉默了一會,他坐上床頭將她摟進懷裡,順著黑髮揉著她的後腦杓,歉意地看著她。

「沒什麼,你有要忙的事情就去忙啊。」她朝他微微一笑。
『妳這麼懂事幹什麼。』他低聲說,『你不知道這樣會讓我更內疚?』
她笑笑沒說話。

男人用力捏了捏女人紅腫的臀部,抓起藤條輕敲指示著姿勢,
「呀~」女人驚呼了一聲,「你不先整理行李嗎?」
『我就是還想繼續,不行?』他的語氣裡多了些許不滿。

*****

女人有些齜牙列嘴的將腫大的屁股塞進合身牛仔褲裡,三角褲的邊緣咬在肌膚紅腫處有些癢有點彆扭。她的屁股從尾椎以下到大腿上緣一整面均勻的紅,從後面看來就像是穿了件紅色小熱褲,摸起來熱燙燙的,又腫了一大圈。但是沒辦法,男人把她的丁字褲和裙子扔到了一邊,她看著他嘴角的笑意,也沒有任何反抗的就接受了他挑選的衣服。

往機場的路上,他邁著平常的步伐,她卻偶爾要小跑步的才追得上;搭乘電扶梯時,他往她屁股上輕輕揮了一巴掌,他滿意地聽見她小聲驚呼;等待時,他刻意找了張硬式椅子讓她坐,促狹地看著她微微皺眉小心翼翼地坐。

『我出去這幾天你照顧好自己,好好吃飯好好睡覺。』
「你都說多少遍了…聽都聽煩了。」她撇撇嘴。
『回來你要是身體出問題,我可就不客氣了。』他半開玩笑地警告。
「那……怪你沒教好。」
『好,怪我沒教好。』他又用力捏了下她屁股。

「要登機了,快去吧,等下就來不及了。」
『那好吧。我走了。乖乖在家等我回來。』他抱住她,深深在她唇上吻了一記。

他走進安檢通道,遠遠向她揮了揮手。

*****

因為有時差,加上彼此都要工作,他們能通話的時間不多。

第一天她並不覺得寂寞,屁股上的溫度就像是他在身邊。
第二天沒有熱度了,顏色轉紫,她有時自己捏捏屁股想他,仍是覺得甜。
第三天他們甜蜜的通了電話,男人也說著思念。她把這幾天甜滋滋的心情敲成簡訊傳給他。
第七天顏色幾乎完全消失了,她有些討厭自己身體復原能力為什麼要那麼快?
第八天她看著鏡子裡白皙的臀部覺得很寂寞。什麼也沒有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溫度,又沒有取暖的地方。

電話打過去不通。女人有些倉皇的藉口自己要去洗澡,躲去蓮蓬頭底下掩飾落下的眼淚。盡管沒有人會看到。

摩蹭著回到了電腦前,男人竟然在線上!女人又有些懊惱自己浪費了一些與他相處的時光。

『真是對不起。』
『等這陣忙過再多陪妳。』
「幹嘛道歉這個。」
『我怕妳亂想以為我都在敷衍妳:$』
「沒辦法你要賺錢養我啊……」女人苦笑。
『真是我的乖寶寶。』

她臉上帶著微笑想,這是讚美吧,但心底沒有笑的喜悅。
怎麼會不想相處久一點呢?乖寶寶?

矛盾的情緒哽在喉頭說不出口,千言萬語化成一句:
「早點回來。」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早點回來〉中有 9 則留言

  1. 實在很喜歡很喜歡這個小說, 希望下次可以看到更多類似的故事~ 加油梅子!

  2. 男人居高臨下眼神淡淡一瞥『因為我是專業虐待狂。』
    喜歡這句
    漸漸轉成白皙平靜的溫度這樣的描寫讓我印象很深刻
    感覺真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