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夜色繩艷 - 觀後感

2005年夜色繩艷是我第一次看SM表演。那時我沒參加過皮繩愉虐邦munch、不知道明智神凪是誰、沒看過日本繩師AV片(因為只看打屁股的嘛)。

聽說有SM表演就盲目的立即買票了,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但怎麼可以錯過! 很奇怪的是,我完全沒對神凪做功課,卻對於有很多SMer集聚去看現場SM Show 這個場景充滿了遐想。會不會有人在下面自慰呢?會不會有主要奴綁著股繩一邊看台上一邊調戲奴呢? 要穿什麼好呢,會不會有人臉紅沒穿內褲搭著超短迷你裙呢?

「欸,好可惜,妳說的那些事情… 印象中好像都沒發生耶!
那時候應該也知道妮可有表演吧?也有去捧場的意味嗎?」

喔~對呀~妮可要上一定要捧場的呀~

那時候我其實不太愛上皮繩網站,皮繩給我的距離感很重,我覺得我就是順從自己的慾望去嘗試,不需要那些艱澀的理論或華麗的詞彙來幫我解釋。而皮繩裡的人不僅很理論,又很愛吵架,誰知道哪天不小心說錯話了就會被圍剿被筆戰,所以沉默。跟皮繩的唯一連結就是妮可。印象很深的在演出前一個月,台中,我們發現家裡樑柱上有管線通道可以吊人,就這麼把餐桌椅子搬開、甚至連雙門大冰箱都移動換了位置,清了一個大空間給妮可練習自縛吊。我對於舞蹈或吊人都沒辦法給建議,但就陪著她,音樂重複的播,攝影機錄影、照片看了再改再練,妮可好像不會累一樣,幾個小時一眨眼就過去,而她還是不太滿意。

幻想了很多,但最後我和鬼才還是穿著很普通的T shirt牛仔褲來到了白水,觀眾等待區使用大量的紅黑色布置,每個人零零散散的站著卻很少互相交談,只看到小林和明子親切的一個一個打招呼。

終於,工作人員通知要開演了!所有觀眾排成一列被引導上小小的樓梯,真的很小,進入觀眾席竟然是一張張矮板凳,讓我覺得好像在夜市、還是去看野台戲?但那同樣紅黑色的舞台是那麼的華麗。

「喔喔,那,當時的感想呢?」

帶著大紅色天狗面具的男人,帶著女人在舞台中深深一鞠躬,一段現場繩縛秀立刻在音樂聲中展開。我不懂那是什麼音樂,但我目不轉睛的盯著麻繩在男人手中飛快的纏繞上女體,那鼓聲用力的從耳朵敲到我心裡,我心跳得好快。

我以為我會濕,可是我沒有。神凪專注嚴肅的神情,像是在做什麼藝術雕塑,女人沒有反抗沒有嬌喘,看起來就是很舒適的懸浮上了半空中。我…我也想懸浮上去!我根本沒在注意女人五官,她身上的繩子、勒出的美麗曲線更吸引我,強烈的希望那上面的人是我。

離開白水回到車水馬龍的台北市區,整個覺得像是穿越了兩個不同世界,剛剛繩師背後氣勢磅礡的毛筆字告訴我,是「夜色繩艷」。而回到市區,周圍的路人讓我沒辦法開口分享我看到了什麼,我只有緊緊抓著鬼才,他的眼神也告訴著我「有,我們一起看到了。」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