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存在/《陰道獨語》讀後

我看了《陰道獨語 The Vagina Monologus》,舞台劇翻譯成《陰道獨白》。

我很高興媽媽從小就是用正式名稱告訴我那叫陰道、那叫陰蒂,弟弟身上那叫陰莖。從來不是什麼不可言喻的東西,或奇怪的代稱。好像當人會懼怕某種東西時,就會不敢稱呼它,像是佛地魔要叫做「You-Know-Who」

媽媽不是什麼女權運動者,也不是什麼高知識份子。我好奇的問她「為什麼你知道要用這種方式做性教育?」

她說,小孩子實在是太會幻想了,同學之間也許每個家庭對陰道都使用不同的代稱,叫妹妹叫小穴叫下面,小朋友這樣似懂非懂的亂聽了一堆名詞,雞同鴨講之下就妖魔化了。所以還不如清楚的講正式名稱。

我也打算很自然的說「打屁股」,我喜歡打屁股,不是用什麼神秘的代稱叫SP、打後面、或處罰那裡。

確定要參加藝穗節,劇本還在發想階段時,小四就提到想來做陰道獨白的SM版,最後成了《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當評審老師透過各種性別、權力、或情慾面的知識辯證來解釋SM時。其實我想說,沒那麼複雜,沒有什麼戲劇誇張的語氣,我就是很直白的說出「我喜歡打屁股」,這就是真實的我。

彷彿就是,當我能不閃躲的、自然的稱呼它時,它就會自然的存在。


書名:陰道獨語 The Vagina Monologus
作者:伊娃‧恩斯勒(Eve Ensler)
翻譯:陳蒼多
出版社:新雨出版社
出版日:2000.12.3

一個字眼,我們越是避免提及,它就會變成一種秘密,而秘密時常會造成羞恥、恐懼與迷思。「陰道」,不論在東方或西方,就是如此而造就的一個隱晦字眼。回想牙牙學語時,父母教導孩子認識各種名詞,諸如身體部位的鼻子、眼睛、手、腳等等,但從來就不提及下體部位,尤其是女孩子的陰道更是一大禁忌,從而造成人們的錯誤觀念,認為它是一個可恥的東西,甚至女人本身也不例外。鑑於此,作者藉著訪談各個階層女人對陰道的看法,呼籲女人正視自己的這個部位,它和身體的其餘各個部位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神聖而可堂皇討論的。這不是女性主義者的偏激言論,而是身為人類--不論男人、女人--都應打破的迷思。本書是近年最受注目的女性主義文學作品,在世界各地發行都獲得了極高的評價與歡迎。(書籍簡介摘自於 博客來 )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自然的存在/《陰道獨語》讀後〉中有 2 則留言

  1. 小梅,你自己本身又有沒有興趣將這個博客的文章彙編成書籍出版呢?我想應該會有好多喜歡打屁股的同好爭相購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