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動

女孩成長在多彩繽紛的台北市,大街上時尚的復古的各種流派穿著都有,各種為了吸引目光標新立異的舉動在女孩眼裡也見怪不怪了。她總是靜靜的看,她不想吸引目光,也懶得與人爭論,「道不同不相為謀、志不同不相為友」就是這樣吧。當女孩發現,小燕子不想學習宮廷禮儀胡鬧被皇阿瑪下令打板子、皇后賞紫薇耳光、容嬷嬷刑求紫薇等等畫面好吸引她時,她只是閉上眼不斷回味。從不曾覺得自己哪裡奇怪,也不曾跟任何人討論。

她有著很多秘密,這是其中之一。

這是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啊,城市裡小小的水泥房裡,一家四口的。爸媽為孩子留了自己的房間,但那仍不免成為半開放空間,堆放著家人共同的生活物品,房門不能關,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當媽媽發現女孩雙腿夾著抱枕磨蹭,驚慌失措的制止她後,女孩就只是躲著,用厚重的棉被遮掩著,或是家裡沒人時再玩。女孩仍沒改變的愛想像自己是畫面中被虐角色,想像疼痛來臨緊緊夾緊抱枕蹭。

導師在成績單上這麼寫著女孩「個性溫和,不與人爭,聰明但個性較被動須多加督促。」

女人的情慾如同孩子般被動。

「妳在認識我之前,有自己打過自己屁股嗎?」男人問。

「沒有欸!」

「應該說試過覺得很彆扭,姿勢很奇怪,而且我沒辦法對自己下重手,所以也沒有自縛、沒有自虐過。」

「那妳用力揉一下胸部我看看。」

「阿?」女人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自己胸部,雙手覆蓋笨拙的揉捏。她好玩的看著白皙的乳房捏出紅色指印,像個孩子般再試一次、再試一次、最後她笑了起來。

「唉唷我不會啦,我自己跟自己的弄不出那種想呻吟的情境...」

「妳再笑場就會被打屁股喔~」男人的手掌不同於女人自己的觸感,粗糙厚實、大大掌握女人雙乳,指頭勁道掐出女人呻吟,男人知道光是這樣就能讓她濕淋淋了。

「想不到妳這色女人竟然連自慰都不會。」

「我...」女人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妳就需要主人呀!」

「嗯,我就被動嘛。」

「妳沒有主人就不能做事情了一樣。」

「我主動找到你了啊,這樣就夠了啊~」女人咕噥說。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被動〉中有 3 則留言

  1. 字裡行間果然有股聰明的力量在!
    女人主動找到主人? 有機會說說這一段唄?!

  2. I really like this short story. It exactly reflects the psychological activities of mine when I tried to express my own spanking fetish to my boy friend. I like to the tough yet warm feel of man's palm touching through my skin. The most beautiful part of this is when you imaging what gonna happen to you. My boy friend is not a spanker. Although he would like to be part of this, he refused to meet my desire every time when i request it. I hate it, but I love i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