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孩子發展性想像?

圖片截至難攻大士

從小我的家庭對於身體就是非常自然的,我跟我弟從小一起洗澡長大。我爸胖胖夏天很熱在家總是只穿一條三角褲,我和我弟也有樣學樣在家裡袒胸露背。我們家人之間換衣服不用遮掩不用鎖門。我們家上廁所不關門,我的房間門口與廁所是對門,我不時走出門就會看到爸爸裸體坐在馬桶上悠閒的大便。我們家有人洗澡另一人尿急時,只要禮貌敲敲門就可以走進去尿尿,門不會鎖的。我國小、高中、大學一直都是這樣的。國中班上男同學惡作劇掀女孩子裙子看內褲,其他女同學氣急敗壞罵色狼、老師立刻處罰等等,我只是非常疑惑,看內褲怎麼了嗎?在我的心理對於裸體完全沒有任何情色想像。

以兒少保護之名禁止露胸露腿,禁止三點全露的藝術品,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何嘗不是大人們在教育孩子「這樣可以有性慾的想…」

大一社會學第一堂課,教授在講台上說「不要聽學長姊亂說唸大學可以翹課」,可是我的學長姊從來沒有跟我說,是教授說的,原來大學很多人會翹課。第一次被記曠課是教授弄錯名字,我去教務處申訴,教務處行政人員跟我說「沒關係啦只曠課一堂,你又不會被二一曠課一堂沒差啦不用改啦。」,是學校教務處行政人員跟我說翹課沒關係的。「可以翹課」這個觀念是學校教我的!

「妹妹:你知道雞怎麼招待客人嗎?哥哥:那還不簡單,脫光光,坐在桌子上招待!而且不必全身坐在一起,呵呵,白斬雞!」議員李建昇啊,你知道你是在一個普級的新聞台上宣導著全新概念,白斬雞的色情想像嗎?

小王子說那是一條吞吃了大象的蟒蛇,不是帽子!
大人說不要看,白斬雞很色!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魯迅<小雜感>

^ 雞脫光招待客人?蘇治芬斥題目變態 自由時報 2013年11月2日
^ 連絡簿夾露骨性文宣 家長傻眼 中國時報 2013年11月22日

作者:

Avatar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