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同好勇敢發聲 盼皮繩愉虐去污名

第1581期 大學報11/21-11/28 > > 焦點新聞
同好勇敢發聲 盼皮繩愉虐去污名

【副刊記者/蘇筠媗、曹詠涵、陳昱文】

19日,台灣大學BDSM社遭校方以安全顧慮為由否決成立。BDSM(皮繩愉虐)癖好屬於性少數,常遭誤認為偏差行為,染上汙名。對此,愛好者強調BDSM須經雙方同意才可進行,目的在於追求身心靈的愉悅;同時亦舉辦各式推廣活動,期盼大眾更加認識BDSM文化。

另類癖好滿足身心需求

 BDSM(皮繩愉虐)是一種滿足人類性慾的行為模式,參與者在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可藉由綑綁、鞭打等虐待動作,獲得性快感。其中,BDSM四個字母意指:綁縛與性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B/D)、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D/S)、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S/M)。

 對於愛好者而言,BDSM不只是慾望的發洩,更是情感的憑依。在心理層面上,BDSM經常概括了權力與支配,雙方會約定好彼此的主奴關係。愛好者經常透過成人影片與小說當中某些日常無法觸及的情節,發現自己潛在的性癖好。台灣大學學生瑞巧(化名)就是在閱讀色情小說時,察覺尋常的性愛情節無法令自己滿足,只有透過被奴役,方能獲得更多快感。另一位台大學生小惠(化名)則是在國中看成人影片時,發覺自己頗受部分皮繩愉虐情節吸引,於是開始上聊天室邀約同好。

 中興大學學生周翔(化名)常在BDSM中扮演主人角色,將對方當成狗兒來馴服,建立彼此的「主狗」關係,他會替「狗」戴上項圈,將「狗」關進籠子,甚至外出遛「狗」。「我就是想綁,狗狗就是想被綁。透過立契約和戴項圈,會讓狗狗獲得真正被佔有的歸屬感。」周翔表示,在BDSM的過程中,主人若有良好引導能力,可讓對方更易相信主人、更快進入狀況,「其實很像輔導老師。」

 在主奴關係中,雙方透過控制與被控制、懲罰與被懲罰的快感,達到身心靈的解放。瑞巧較常扮演奴隸角色,他透露,某次BDSM過程中,對方進入浴室沖洗前命令他跪下,並替他戴上項圈。這隻項圈,讓瑞巧體悟到自己屬於主人,因而充滿安全感。「想喝一點好喝的嗎?」主人說畢,立刻於瑞巧口中小便,更補充道:「還要把滴到地板的尿舔乾淨。」儘管主人反覆要求各種細節,諸如保持安靜、舔淨髒汙,甚至會因瑞巧表現不佳而鞭打他,他仍舊相當享受這種被羞辱、被奴役的刺激感。

 BDSM團體「皮繩愉虐邦」於10月25日與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合作舉辦座談會,娓娓道來BDSM的歷史,獲得學生熱烈迴響。助理教授胡郁盈表示,人人喜好不同,BDSM只是一種實踐「性」的方式。

約定安全詞 BDSM享『性』趣

 近年來,以BDSM為主題的英國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熱銷全球,雖讓許多讀者滿足了窺奇的心理,大眾卻未真正了解BDSM。部分媒體更會刻意扭曲相關活動內容,例如,皮繩愉虐邦於2011年參加彩虹喜劇節時,表演內容就遭《壹週刊》偷拍,並以爆料形式刊載,使藝術表演貼上妨害風化的標籤。

 除此之外,大眾對於BDSM還有哪些刻板印象呢?

 由於色情影片中常有BDSM情節,許多人認為BDSM必定伴隨性交,其實不然,愛好者 Lilith就表示,在BDSM中,性交甚至會受到抑制,以作為引誘或獎賞。另一位愛好者梅子則說,BDSM許多動作皆涉及性器官,固然不能完全與性慾切割關聯,可是當中包含各種癖好,有人對於性調教興味盎然,有人則以受到規範為享受。

 另外,大眾亦普遍將BDSM與帶來痛苦的性虐待劃上等號,對此,Lilith表示:「這是很膚淺的看法。」她認為BDSM旨在透過虐待肉體,追求心靈的快樂與滿足。

 愛好者在進行BDSM前應充分溝通,了解哪些行為是對方的禁忌,在過程中更需有良好的自制力,不可因一時興起而做出違反協議內容的舉措,或者超出對方身體負荷的花招。為此,兩方會約定「安全詞」。倘若安全詞為「蘋果」,則甲方一旦不願繼續BDSM時,只要說聲「蘋果」,乙方即須立即停止一切動作。Lilith說:「只要做好安全措施,就能盡情享受BDSM的樂趣。」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於1994年修訂《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規定僅有未經同意的施虐、受虐行為才可算作疾病。Lilith認為,BDSM反而如同她的心理醫生,幫助她抒發壓力,「讓我認識真實的自己,擁有更多力量面對生活的挑戰。」

 愛好者在分享BDSM相關訊息時,常須冒著散播色情內容的法律風險。梅子希望,有朝一日BDSM能不再被視為猥褻行為,愛好者可以在網路上公開活動資訊,小說家也可以安心撰寫以BDSM為題材的作品。

愛好者積極推廣 望打破大眾迷思

 為了打破社會大眾長期以來的刻板印象,BDSM愛好者積極成立社團、舉辦講座、參與藝文活動,藉此強調人人性癖不一,皆不應受到歧視。

 台大BDSM社於今年九月舉辦創社大會、11月向校方申請成立,然而19日校方以社團未有充分安全措施而駁回申請,審議現場更有教授播放色情影片中的性虐情節,預想社團將導致校園內出現公開性行為。然而,該社的課程以文化講座、讀書會、電影欣賞、參與性別運動為主,主要目的在於聚集同好彼此交流,探索心底的性慾望。社長Lisa投書媒體表示,為了推廣BDSM,社團仍會持續抗爭。

 此外,其他BDSM團體亦多有努力,例如皮繩愉虐邦連年參加同志大遊行為己發聲,也應邀至創意市集、台北同玩節表演,近年則致力於台北藝穗節搬演戲劇,讓施虐與受虐的關係登上舞台,昇華成藝術。發言人宋佳倫表示,透過肢體表達出BDSM愛好者的親身故事,可讓觀眾瞧見BDSM最真實的模樣,其中有愛恨糾葛,有約束與解放,十分迷人。

 皮繩愉虐邦成員ZERO除了參與劇團演出外,也透過團體舉辦的繩縛教學、脫殼日(Talk Day,每月一次的聚會)、私人派對與同好交流。另外,同為該團體成員的作家夏慕聰則曾出版小說《軍犬》、《貞男人》,書寫BDSM議題。ZERO希望圈外人可以有更正確的觀念,「像國外一樣,將BDSM當成一般性愛來談論,而不是異類和變態。」

 台灣性教育協會理事長高松景指出,過去人們對於BDSM了解甚淺,因此輕易將其愛好者歸類為「變態」,然而隨著社會風氣開放,簡單將人區別為變態與非變態的二分法業已式微。他呼籲,BDSM愛好者須注意自身安全,並與伴侶充分溝通,將癖好建立於健康的親密關係上,勿為一時嘗鮮而傷及他人。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