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人間異語:我跟老公的獨特性癖好

首度受訪(笑)
上報紙有某種被視姦感阿❤

人間異語:我跟老公的獨特性癖好
2014年10月17日

梅子 部落客

Q:為什麼喜歡被打屁股?
A:我真的不知道原因,應該是天生的吧。小學就喜歡看公堂戲用刑,有本兒童文學《挨鞭童》,講一個王子調皮搗蛋,可是他們不能打王子,就配了一個挨鞭童替他挨揍。我印象很深。那時沒網路,我就會翻字典查看「處罰、笞、挨打、鞭、鞭子、懲罰、刑……」等,看得很開心。我家不太體罰。念小四時,好朋友的媽媽很嚴格,規定她交的朋友一定要是考試前10名以內的。有天晚上我打電話問她功課,電話講到一半,她媽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生氣,把她叫去處罰。我就一直聽著遠遠的教訓聲、挨打聲跟說對不起的哭泣聲。隔天我問她還好嗎?她維護著說,媽媽打她是為她好,她是真的做錯事才會被打。聽得我蠻嚮往的。但如果被老師處罰,我是不喜歡的。長大後慢慢去理解,才了解,原來是要跟喜歡的人做才會有感覺。對我來說,打屁股是愛裡面的親密互動。

Q:喜歡痛,還是喜歡打與被打的關係?
A:都有。本來是想像那種情境,後來透過網路聊天室認識了同好,真實體驗了被打屁股的疼痛後,發現我也喜歡這種痛。喜歡翹著屁股趴在愛人腿上,有點無助又有點羞恥感;也喜歡屁股變得紅腫,肌膚很敏感的撫摸擁抱,會讓我有性慾。喜歡打屁股的人,有一派會刻意跟性切割,強調紀律。我沒辦法切割。有時被打很痛就有類似高潮感覺,不一定要做愛就可以滿足了。

打之前 要先了解屁股
每個人喜歡的痛感也不一樣,位置也不同,就像每個人的性感帶會有差異,所以要打人屁股,要先了解他的屁股。說起來很好笑,但這是事實。大部分同好比較喜歡的是管教情境,其實不用很痛,一點點就好。

Q:會覺得自己和別人很不同嗎?
A:我不太有這種意識耶。可能我個性比較被動,沒跟同學討論過,就覺得不關他們的事。就像他們很喜歡玩尪仔仙,我沒興趣就不會跟他們討論,所以我也不用跟他們討論我幻想打屁股的事。跟同事或同學相處也可以和樂融融,但下班或下課後就沒關係了。我不覺得自己奇怪,從小我媽就告訴我,一個人就是一個樣子,跟別人不太一樣不是什麼壞事。
有網路後,我才開始在家族和聊天室找同好,有些朋友認識10幾年了,第一個交往對象也是網友。我覺得我們可以先聊SM、彼此特別的喜好,等相互信任後也可以聊生活。我跟老公也是在家族認識,共同的興趣就是打屁股,我們會研究這件事,但兩人約會也是和一般人一樣吃飯看電影,生活。現在跟同事還是沒什麼私交,因為他們光談到火車趴就露出超厭惡的樣子,我是要怎麼跟他們聊?

特約記者董籬採訪整理

參加《BDSM關係與社會實踐–座談會》

把手湊到鬼才旁邊
梅子:耶我好白喔
鬼才:你白目啦
梅子:p_q

5/25 第一次出席《BDSM關係與社會實踐–座談會》感想:
當我希望另一半成為我期待的樣子時,他也希望我能變成他期待的樣子吧,所以,一起努力吧,找出我們的平衡點。

「找到了一個 SM 伴侶,卻發現還有許許多多要磨合。
我在什麼限度內應該服從我的主人/top/女王?
我想要對另一半施展支配方的威嚴,可是….
我喜歡的事情,他/她/牠不喜歡,該如何是好?
每月脫殼日看到許多同好,
然而,脫殼日之後呢?如何以 SM 人的身分,
在朋友、家人、情侶、工作的夾縫中,將 BDSM 活出來?」

皮繩愉虐邦從 2014 年起舉辦一系列《BDSM 生活實踐》講座,
讓圈內人分享身為 BDSM 愛好者在生活中經歷的種種。
也許你正面臨著一樣的困境,而你並不孤單;
也許你已經是過來人,你的經驗談可以幫助更多人!
活動採取座談形式,希望大家多帶經驗來分享、帶問題來求助、帶故事來討論。名額有限,歡迎各位前來不吐不痛快!

每月活動資訊請上官網查看,或是追蹤皮繩愉虐邦粉絲專頁

觀眾真的想看的臉書話題榜 — 林克傳說

2014/3/19 中天新聞台 (form Han-Chang Hsu)

傳統媒體報紙、電視、雜誌,都有一群人員在幫我們挑選訊息,每天發生的大小事,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觀眾想看的?他們下標題、挑頭條,挑選的標準可能來自專業新聞倫理,可能來自收視率,也有可能來自廣告業務客戶砸重金的分量。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現在的新聞越來越腥煽色?很多沒營養的正妹身高體重三圍訊息?有人這樣回答「因為現在的電視台競爭激烈,除了新聞台之外,也有其他的電視台會播報新聞,而新聞台又都是二十四小時的,但有的時候其實沒有那麼多新聞可以報,所以就開始挖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出來填補空檔。」「因為觀眾愛看收視率好啊。」

真的是這樣嗎?


有部老電影《桃色風雲搖擺狗 Wag the Dog (1997)》,故事是說美國總統鬧出性醜聞,面對醜聞及兩週後的總統大選幕僚著急的想辦法,他們決定發動戰爭,煽動民眾的愛國情緒鞏固總統執政形象。只是這場戰爭發生在好萊塢攝影棚,大導演製造各種有關戰爭的新聞片段,美國大兵溫柔的抱起阿爾巴尼亞孤單無助抱著洋娃娃哭泣的小女孩,順利挽回總統形象。劇中結局女主角狠狠的砸了電視,她說「為什麼那麼恨電視?因為電視破壞了投票程序。」

因為那年我們最主要的訊息來源來自電視,更早年訊息來自於廣播。傳播理論多著重於討論不同文本會如何影響閱聽眾。在真實世界裡最有名的案例是1938年 Orson Welles 製作一廣播劇《火星人入侵地球》,廣播員佯裝災難倖存者,模仿現場報導的口吻向聽眾播報火星人正在入侵地球大肆屠殺人類,國民警衛隊統統被火星人部隊殲滅,總統已經宣佈美國進入緊急狀態。據統計,當時有上百萬人對此節目深信不疑,產生美國全國性嚴重恐慌。

從觀眾的角度來說,人民有知的權利,人民要的不是假訊息。然而在眾多訊息中又哪些是人民最關心的頭條呢?

我們假設現在的社群網路 Facebook 訊息是由使用者自行分享轉貼,是由觀眾自行決定感興趣的議題,相對於電視媒體由少數人挑選的議題,兩邊是否會有差異?【臉書話題榜 — 林克傳說】分析 Facebook 上的連結量與觸及率做出熱門話題排行,類似 Alexa 做網站排名,我們可以看到幾種狀況,

  • 2013年12月31日 基隆黃色小鴨爆炸是當天電視頭條,也是Facebook頭條;
  • 2014年1月4日 開始的台巴混血兒吳憶樺17天返台之旅是電視媒體中的頭條,但Facebook熱度相當低;
  • 2014年3月18日 晚間「青年佔領立法院,佔領訴求、現場Live直播、物資需求、支持或反對服貿」立刻成為Facebook熱門話題,但在電視媒體上的能見度比起「馬航失蹤、明年連假小確幸、噁心港女、法樂琪用粉調湯」要低。

如此比較下來,電視媒體挑選出來的議題真的是「觀眾想看」的議題嗎?
除了一般常見名店採訪商業的置入性行銷,社會新聞是否也有政治力介入呢?
我存著這樣的疑問。

讓我們來從社群的角度做民意分析,以服貿議題為例,請看看:

林克傳說服貿東西軍

IMHO, 黑貘來說: 服貿東西軍 — 從大家貼的連結來看民意
這聲量不只只是去算連結, 而是去算轉貼連結的觸及率, 也就是轉貼的次數越多, 越多人轉貼或被追蹤人數越多人的人轉貼, 聲量就會很高, 所以只是看連結的網頁, 往往是種類似 “媒體” 的觀點, 相較聲量就是有點 “社群” 的思維, 所以從下面的表來看, 支持服貿, 支持速過服貿以及反對佔領立法院的訊息並沒有很少, 但社群聲量的觸及率差距就會較大.

希望的是,從社群網路中,閱聽眾可以接觸到更全面的觀點,透過分享與討論描述立場、彰顯名義,降低因單一言論傳播而產生的沉默螺旋,這樣才是民主,也是這個 Web 2.0 網路運用世代的體現。

對話

鬼才 : 我晚上有事晚點回家,
鬼才 : 不用等我別睡沙發喔,不然……
梅子 : 你說打屁屁我就跑去睡沙發了喔
鬼才 : 還好沒說
梅子 : XD
鬼才 : 你睡沙發我會癢你腳底板
梅子 : XDDDDDDDD

幫助孩子發展性想像?

圖片截至難攻大士

從小我的家庭對於身體就是非常自然的,我跟我弟從小一起洗澡長大。我爸胖胖夏天很熱在家總是只穿一條三角褲,我和我弟也有樣學樣在家裡袒胸露背。我們家人之間換衣服不用遮掩不用鎖門。我們家上廁所不關門,我的房間門口與廁所是對門,我不時走出門就會看到爸爸裸體坐在馬桶上悠閒的大便。我們家有人洗澡另一人尿急時,只要禮貌敲敲門就可以走進去尿尿,門不會鎖的。我國小、高中、大學一直都是這樣的。國中班上男同學惡作劇掀女孩子裙子看內褲,其他女同學氣急敗壞罵色狼、老師立刻處罰等等,我只是非常疑惑,看內褲怎麼了嗎?在我的心理對於裸體完全沒有任何情色想像。

以兒少保護之名禁止露胸露腿,禁止三點全露的藝術品,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何嘗不是大人們在教育孩子「這樣可以有性慾的想…」

大一社會學第一堂課,教授在講台上說「不要聽學長姊亂說唸大學可以翹課」,可是我的學長姊從來沒有跟我說,是教授說的,原來大學很多人會翹課。第一次被記曠課是教授弄錯名字,我去教務處申訴,教務處行政人員跟我說「沒關係啦只曠課一堂,你又不會被二一曠課一堂沒差啦不用改啦。」,是學校教務處行政人員跟我說翹課沒關係的。「可以翹課」這個觀念是學校教我的!

「妹妹:你知道雞怎麼招待客人嗎?哥哥:那還不簡單,脫光光,坐在桌子上招待!而且不必全身坐在一起,呵呵,白斬雞!」議員李建昇啊,你知道你是在一個普級的新聞台上宣導著全新概念,白斬雞的色情想像嗎?

小王子說那是一條吞吃了大象的蟒蛇,不是帽子!
大人說不要看,白斬雞很色!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魯迅<小雜感>

^ 雞脫光招待客人?蘇治芬斥題目變態 自由時報 2013年11月2日
^ 連絡簿夾露骨性文宣 家長傻眼 中國時報 2013年11月22日

對話

@大阪環球影城

梅:在打屁股方面我真的很戀物
。:其實你的環境並不缺這個,很不錯啊,大多數人就算想,也只能放心裡
梅:我的環境也是我創造出來的呀!!! (有沒有很勵志!!!
。:超勵志啊

******

梅:
小時候沒有欺負過人,也不曾幫過手,但總是冷漠的看,甚至在旁邊笑也沒去阻止過。現在,越來越認識了許多不一樣的人,透過對話了解每一個人不同的細膩感受,希望別人懂我的同時,也開始懂得尊重每個人的獨特。希望未來我能不再旁觀,能更友善、更主動的幫助其他人。

比腕力

我喜歡跟男生玩阿揪巴,用盡全力還是輸了、被壓倒性的力量制伏後就很滿足XD。

當我跟男生要求玩阿揪巴時,男生會有兩種反應。一種人是固定在中間任我壓,他只是hold住不動,直到看我快要兩隻手一起加上去作弊時,才慢慢加大力量把我撂倒。另一種人是把我秒殺,讓我瞬間砰的一下就輸了,他說,比賽就是要盡全力才叫尊敬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