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

從小就是個乖乖牌,守本分的念書,跟著升學制度的規則一步一步走。也算是很幸福的,我的父母並不太體罰小孩,我所遇到的老師也很少體罰,頂多是罰罰站、打幾下手心而已,再加上我也沒犯過什麼大錯,就這麼穩穩的一路長大。

小時候臺灣的電視只有無線三台,當時節目都是很乾淨健康的,隨著科技進展,有線電視普及了,網路發達了,但我們家仍停留在那三台的年代。所以,我一直沒有看過A片,我對於「18禁」充滿了好奇。還記得國中畢業旅行時,我們住旅館的時候,大家還在那邊轉臺想找A片,結果沒找到,害我好失望……

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在那時候,我就有SP傾向了。

我國小時,有一本隨身的字典,無聊時我很喜歡看字典。那本字典上所有有關SP的字、詞都被我折頁,不管是「處罰、笞、挨打、鞭、鞭子、挨打、懲罰、刑……」等,通通被我翻遍了。現在翻出那本字典,會看到裏面大大小小的折頁,注意看,那一頁前後翻翻,一定會看到屬於我們的「關鍵字」

那時我家訂閱國語日報,有天開始連載一篇得了紐伯瑞獎的小說「挨鞭童」(The Whipping Boy),故事說一個國家的王子,他有一個挨鞭童,調皮搗蛋犯錯的時候,王子不用真的挨打,他只要在旁邊看,當老師處罰完挨鞭童時,他只要表現出知錯悔改的樣子,就可以過關了,所以王子都不學習,但挨鞭童跟著卻讀會了很多書,有天王子跟挨鞭童一起被綁架了,綁匪要王子寫信回家要求贖金,結果只有挨鞭童會寫信,綁匪就相信他才是王子,認為真正的王子是挨鞭童,就狠狠的揍了真王子一頓。故事最終,就是王子獲救了,因為王子嘗到了挨打的滋味,回到皇宮後就不再調皮搗蛋,認真學習,也跟挨鞭童成了好朋友。

我好喜歡這個故事,當我被要求睡午覺卻睡不著時,我就趴著幻想著我是那個挨鞭童。

還有其他的素材,只要是在電視上看到相關的片段,不管是公堂上的「給我拖下去,重重的打一百大板」,或是鄉土劇中媽媽揮舞著藤條「死囡仔,教你讀書不讀書」,雖然大部分都不真實,只有看到人在揮舞板子,沒有看到屁股,但那樣的情境都成了我幻想的素材。

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四有一個同學,她的媽媽要求很嚴格,媽媽還規定她交的朋友一定要是考試前十名以內的,不然就不可以當朋友。我有一陣子跟她很好,有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她問功課,結果我們電話講到一半,她媽媽竟然開始處罰他了!我在電話那一端,就聽到她硬是被叫了過去,然後就是媽媽教訓的聲音、挨打聲、哭聲、與求饒的聲音…我竟然,聽到捨不得掛上電話…
隔天我問她:「你昨天還好吧…」
她說:「昨天是媽媽在結算我這幾天犯的錯,打屁股,像是我每天早上起床要是賴床就會被記起來,累積一定數量我就會被打…」
「她用什麼打你阿,你還好吧,聽起來有點嚇人,我後來就掛電話了」
「登山棍阿,還好啦,我相信媽媽打我是為我好……」

1999年,家裏買了電腦,接了網路,我簡直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所謂的色情網站是什麼?
但面對著搜尋引擎,我不曉得要輸入什麼關鍵字好,最後我決定輸入「SM」搜尋……

其實SM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曉得,只知道當電視小說隱約談到SM話題時,都會有個鞭子出現!

因為日文對我而言就鬼畫符,完全看不懂。所以我都找歐美的網站看,第一次看到那些SM Top100的網站,還蠻興奮的,我葷素不忌的什麼都看,捆綁、夾子、鞭打、夾乳頭什麼的,我都很好奇,直到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張紅通通的屁股上!只記得,我的視線就像是被吸住了,存下那張圖片,並開始想找看看有沒有其他類似的。然後認識spank這個詞,發現原來也有spank Top100 !!

當時家裡是使用電話線撥號56K上網的,只要我一上網就會佔用家裡的電話線,又覺得費用貴,所以我都會開一大堆視窗,讓我想看的圖片網站讀取完畢後,離線了再慢慢觀看。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絕對不會浪費任何一點時間去什麼討論區爬文或是進聊天室,我也沒安裝什麼ICQ,我需要快速的找到想要的,收藏起來再慢慢品嘗。所以在那時,搜尋引擎是我的好朋友。

沒多久,2001年在機緣下家裡裝上了寬頻。突然發覺,這是包月制的,我不用趕時間可以慢慢的、任意的遨遊。當時奇摩開始提供「家族」服務,任何會員都可以容易的組家族,讓有共同興趣的朋友們加入家族聊天討論。各式各樣的家族如雨後春筍般的成立,也包含不少的spank家族。我開始泡聊天室,尋找同好們聊天,話題從「你是男生女生?」開始,到「為什麼會喜歡打屁股、喜歡什麼情境」、到日常生活互動,我們還在聊天室裡設定情境,分配角色,並開始線上對話即時演出SP話劇。享受SP情境,也挑戰即時反應。我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鬼才的,但那時我們並不熟,只是知道彼此而已。

當時創作風氣並不盛行,討論區上面都是一堆轉貼來的,敲邊鼓的文章,例如某某學校發生老師體罰學生、某某廟宇用打屁股的方式為香客祈福、或是新加坡發生鞭刑如何如何。國外網站上偶會看到些故事,但讀起來要花些力氣,在不確定內容好不好看的情況下,通常選擇是跳過……

直到一位網友spanker51推薦了我一部小說「Birthday Spanking」,他說保證好看!!!我就慢慢讀著,靠著字典輔助,將小說內容翻譯了出來。這是我的第一篇作品,也從此以後每次生日都有人家鬧著要打我屁股……

女生泡在成人網路上總是比較吃香,我從來不主動跟人搭訕,但總是會有源源不絕的來源可以聊天,雖然有很多垃圾訊息,例如「一夜情嗎?」「一次多少錢?」,不過時間可以過濾出真的同好。當時認識的老朋友們,像是星玩者、小玲、Spider…後來還有來參加我和鬼才的婚禮呢。

我第一次跟同好約出去見面,也是spanker51。台北植物園裡面有一棟建築,「布政使司衙門」是甲午戰起,巡撫唐景崧曾分其西畔房屋設籌防局。日軍據台,占為總督辦公之所。
  
衙門耶!!!那是一個多麼吸引人的地方阿,他會不會有公堂呢?有沒有犯人在這挨過板子呢?我們約了一起去這個地方看看……

可惜的是,我們沒做好功課,時間不對,衙門沒開門,我們只看到了深鎖著的紅色大門,只好在外面植物園走走聊天,漫無目的的閒聊著他的學生、生活上的一些瑣事…,後來也忘記是誰先開啟了SP這個話題,我知道他想跟我實踐看看,聽著他的暗示,我有點猶豫卻也沒有拒絕。不過看看眼前,我們手邊沒有工具,也沒有合適的地點,所以在他的提議下,我們出發去了淡水。聽說淡水老街的工藝品店有賣藤條?
  
路上,我有點敷衍的回應著spanker51的話,心理盤算著,其實是很心癢的,想著想著似乎屁屁也癢了起來。就在這麼帶點衝動下,我跟spanker51說:「我們試試看,不過我不脫褲子喔!」他說:「可是你今天穿的是牛仔褲耶,」「不管,反正我不要脫褲子,不然就先不要玩。」我搶著打斷他的話。當然,他還是同意了。當他在老街找到藤條的時候,多開心阿;我嘴上裝得有些害怕,心裡卻是有期待、興奮的感覺。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我只在意不要有太多親密的動作,例如不要脫褲子,卻不在意等下屁股會受到多少災難,一點兒也不怕痛。當我趴在床上翹著屁股時,spanker51問我要打幾下,我沒什麼太多考慮的就回答,「一百下好了。」
  
不曉得spanker51有沒有嚇到,因為我趴著也沒看到他的表情,他說「那就當你是衙門裡的女犯人,被判了一百大板。」「恩。」「那我要打囉」「恩。」趴在床上墊了一個枕頭,就像是我平常也趴在床上幻想那樣,牛仔褲檔有點緊的卡著,似乎有點潮濕。這也是我堅持不想脫褲子的原因,不想讓人家發現,原來我會那麼「性」奮。

也許是牛仔褲保護著,或也許是他一開始不敢用力,我覺得有點兒痛,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伴隨著報數聲,藤條不慌不忙的一下一下抽在我的屁股上,我只覺得全身發熱,一開始的痛感到後面變得有點兒麻麻的。手腳都是自由的,卻一點兒也沒有想逃離現場,只是抓著空檔的機會收縮著屁股的兩半肉,看能不能稍微紓解一些疼痛。
  
可能是第一次實踐太興奮,我一直飄飄然有點兒沉浸在幻想的情境中,不覺得怎麼痛,他打完100下時,問我要不要稍微拉下褲子給他看一下傷勢,我堅決反對,他又問「那…還要多打幾下嗎」,我卻沒什麼思考的就答應了。就這樣,第一次嘗試SP的屁股又多挨了2~30下藤條,然後我跑到廁所關起門拉下褲子照鏡子。不看還好,一看我就大叫了起來,怎麼會那麼紅阿!整個屁股紅通通的!還有幾條淡淡的懍子!!摸上去燙呼呼的,壓起來有一點點兒、微微疼的感覺。摸起來還好,但就是顏色感覺很壯觀,第一次見著自己的屁股成了猴子屁股的我,打開廁所門就嚷著「不打了」!
   
後來發現,這樣的紅,差不多一天內就慢慢退了,有幾小塊地方有點兒淡淡的紫,壓起來有一點痛痛的。從小就皮,身上沒少過摔倒或跌跌撞撞的傷痕,這點小痛其實是不以為意的。但…這是我的第一次實踐呢!雖然痕跡並不明顯,我洗澡的時候還是很小心翼翼的鎖門,注意著不能讓家人發現;雖然跟網友玩沒有理想中的甜蜜情境,我還是很珍惜的揉著屁股享受這樣有點兒小痛的感覺,揉著揉著也會不小心就神遊起來!當時還偷偷的想著,希望屁股上這樣的感覺能維持久一點呢!
   
現在回想起來,這樣跟網友實踐,還真是有點衝動。但我也蠻幸運的,前前後後碰到了很多好人,我們滿足著彼此慾望無法滿足的那一部份,也都能遵守雙方的底限,有著尊重與禮貌的SP交流。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萌芽” 有 6 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