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LOFT/PLUS ONE 15th ANNIVERSARY×毒蟲presents

這篇是我去日本玩看SM秀的遊記,主題是「滿月」,
殘酷天使・月花女王的主秀,內含血腥表演,與打屁股無關,膽小及未成年者請勿進入!

======(!)注意,膽小及未成年者請勿進入!======

我一直一直很希望能有機會來一趟日本變態之旅,努力的在存旅費。沒想到在諸多因素的綜合影響之下,今年八月我會要跟團去東京玩。跟團!而且是跟麻瓜們一起去!天阿,我的夢想是組一團SMer專屬旅遊團呢XD 我跟妮可哭哭說「都去到日本了怎麼可以不變態呢?」

結果妮可親愛的對我非常好的,很努力的在幫我留意表演資訊。因為我不會講日文,語言不通不適合Club玩,若是看表演就比較沒問題。但是要剛剛好的在我跟團去日本的那幾天有表演?又要距離我的住宿地點交通方便?這談何容易?

沒想到在出發前一個禮拜真的給妮可找到了!在8/20在新宿歌舞伎町有一場表演!

2010/08/20
LOFT/PLUS ONE 15th ANNIVERSARY×毒蟲presents
満月
残酷天使・月花による、東京では初の単独ライブパフォーマンス公演。
流血必須の阿鼻叫喚!
メッタ打ちされたい貴方も大歓迎!

【出演】
月花と愉快な下僕たち

【場内乱入】
ミラ狂美(カリスマ調教師@鬼畜マジシャン)
SHIMA Malphas(カラスマスクのサド男爵@ゴシック系責め師)
ラブセクシー・ファミリー(愛性家族@西◯プ◯レス)

【BOOTH】
オフィス☆毒蟲(グッズ販売)
PSYCHO SAUSE(ポストカード販売)
FANG SHOP(オリジナル牙製作)

OPEN 18:30/START 19:30
男性♂ 6000yen/女性♀ 3000yen
カップル♂+♀ 7000yen(1drink)
ADD or WF / -500yen

<information>
オフィス☆毒蟲 [email protected]
※当初の予定と内容・料金等が変更になりました。
※このイベントは都条例により18歳未満の方の入場はできません。当日入場の際に身分証(免許証、学生証、社員証、パスポートなど公共機関が発行する証明書)の提示が必要となります。撮影は禁止と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ご了承下さい。
http://d.hatena.ne.jp/dokumusi-blog/

8/20這天,一整天早上的行程我都呈現省電模式期待著晚上的到來。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八點CHECK IN完成,招了計程車把地圖丟給司機就要往歌舞伎町衝,沒想到司機拿著地圖停頓了很久很久……他不會看不懂地圖吧(驚)?最後他慢條斯理的比了地圖上我目的地的附近一個點,喔我懂,那邊現在有些路段是人行步道車子不能進去的,停那裡OKOK。

歌舞伎町真是五光十色、魅力十足阿,我拿著地圖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霓虹燈招牌之中尋找著路牌,好不容易找到了這個會場,看到了這塊小小的招牌,這時候已經八點半了,表演已經開始一個小時了嗚嗚。

妮可有幫我事先寫Email,再加上Lina事先幫我翻譯好了幾句自我介紹日文,我就寫在筆記本上拿給門口的工作人員看,他們收了錢拿了一個像釦子般的小別針,比手畫腳的指著裡面的吧檯說「drink」,我點點頭表示知道,去換了一杯說起來最簡單的飲料「cola」XD

這個時候,舞台上是月花女王(残酷天使@鮮血アーティスト)和一個瘦弱眼睛看起來不太好的男子。月花身上的洋裝好好看,黑色貼身平口有點馬甲式的上半身,當她轉身到背面時就可以看到她背後的天使翅膀刺青,下半身是A字的過膝長裙,但中間有個大開衩,開衩處裙襬綴著白色蕾絲狀裝飾,露出她黑色高跟短靴,凸顯著她的高挑長腿,非常有殘酷天使的味道呀(笑)

那個小男生皮膚很白,身上好幾處都有著舊傷傷疤,他眼睛一直瞇瞇的我還以為是月花女王命令他不准張開呢,結果回來問了妮可才知道他叫做紅葉,是因為眼睛不好才張不開的,只要有月花女王出現的地方幾乎都會出現,跟月花一起拍過一部片–『青薔薇惨劇館』第二話《M男性編》~盲目のピアニスト紅葉、歓喜の被虐演奏会。

月花女王拿著麥克風不知道在講什麼,紅葉仔細的回應她的話,大概是一些羞辱的話吧?聽不懂的時候我四處張望了一下,這個場地不大,跟我們辦過活動的南京東路萬年攝影棚場地差不多,但設備非常完整,舞台上方掛著各種燈光,有吧檯提供飲料,有好音響有DJ,有一面書櫃,舞台上有掛著兩處可以吊人的扣環,真的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阿。

不過他們並沒有站在舞台上表演,而是在舞台下又架了一個簡易的小舞台,活動式的,應該算是針對毒蟲表演特別搭起來的吧。月花和紅葉都站在上面,讓觀眾們可以更貼近他們並可以互動。月花拿著各式各樣惡搞的東西打紅葉,要他猜是什麼?有充氣槌子、橡膠手套、充氣娃娃、台下觀眾的鞋子等等,也有拿出一本鞭之類的真玩意兒打,並不時用無聲的口語問觀眾還要拿什麼玩好。我覺得最好笑的一段是,月花把橡膠手套摀在紅葉的口鼻上作勢要窒息,結果紅葉一掙扎吐氣就把手套呼嚕一下的灌飽了像一個公雞雞冠一樣鼓在他臉上,全場大笑!

月花讓紅葉正面躺在舞台前架起的檯子上,戴起橡膠手套拿起針在他肚子上劃了起來。橫向劃了一條兩條、又直向劃了好幾條,在紅葉肚子上成了一個血痕棋盤。接下來工作人員拿出膠帶將紅葉手腳胡亂的纏在檯子邊,嗯,胡亂的,就是一點也不牢靠很容易就能掙脫的意思,但紅葉當然是不能掙脫的。然後月花拿起一盒大頭針,一個格子一針一針的刺下去,紅葉的手腳都用力的扭曲了起來,卻還是很努力的維持著四肢固定住不要去擋。月花插了幾針,又邀請現場觀眾上去一人插一針。

接下來月花對著紅葉的肚子又搥又踢又打,鮮血沿著他白皙的皮膚流竄,幾下用力的讓紅葉痛得手腳都用力的扯了起來擋住月花女王的手,月花包含全場觀眾都發出大大的 ㄏㄡˊ~~~~~ 竟然亂動掙脫了喔,這要怎麼辦該怎麼罰呀~~~月花拿了隻菸點了起來,紅葉又站起來在檯子上,月花拿香菸作勢要燙他鼻孔,又拿打火機燒他腋毛,這應該就是處罰吧(?)

謝幕後中場休息,工作人員清理場地上的血跡,這時才看到紅葉背後也沾滿了整片鮮血,從肚子上流到檯子上又沾到背上的鮮血。

接下來跟月花上台的女生,穿著黑色小洋裝,頭髮盤在上面,微笑著。月花要她將洋裝脫了,她慢慢的脫掉洋裝、脫掉裡面的黑色小可愛,只留下黑色的內衣內褲與黑色吊帶襪。月花拿了條布帶矇住了她的眼睛,就偷偷溜下了舞台。音樂下來,一個光頭大叔用嘴巴咬著紅色麻繩一副色色表情要對她出手。(回來查到光頭大叔叫做音縄;黑洋裝女生叫做さくらすい、或くら

音樂是首電子英文歌,女聲高音尖聲唱著ahhhh~~~come on come on come on,音縄隨著音樂節奏綁著後手縛,慢的時候慢、快的時候快,表情很誇張,像個色老頭怪叔叔卻充滿喜感,觀眾們都忍不住哧哧笑著,因為動作很大,沒一下子くら蒙眼的布條就掉下來了,她看到是音縄也不住的偷笑著。後手縛勒得很緊,先是讓くら面對地面平著吊起來,音縄大手張開巴掌跟著音樂快速的落下打她屁股,再來吊成M字腿,一陣調戲後再翻轉成逆海老。說實在這種吊法的表演還蠻常見的,但我很喜歡他的戲劇感與喜感,跟音樂節奏搭配得很好的感覺也很棒。

くら還以逆海老姿勢吊在上面,音樂一換,音縄退出,狂美上場。狂美擺出招牌邪氣壞笑,挑起くら的下巴揉捏她的身體,一邊挑逗她一邊拆繩慢慢將她放下來。經過這兩男人的折騰くら盤在上面的頭髮都亂了有些鬆動。狂美將她放坐在舞台上,掏出一隻小黃瓜戳她上面的嘴,往下繞頂頂她胸部,又往下戳她下面的嘴,戳了戳後狂美把小黃瓜握在自己跨下一隻手拉開くら的腿,用小黃瓜做出做愛抽插的姿勢,全場大笑。

狂美拿出一把鋒利的菜刀,咬了口小黃瓜,又用刀子輕輕一揮就削斷了一截小黃瓜。然後將小黃瓜放到くら身上,拿人體當沾板切切切,分別手上、腹部、大腿上等不同地方切了好幾條小黃瓜。小黃瓜斷成一截一截的,くら身上一點血都沒流。

音樂再次變換,狂美離開,くら在舞台上吃那一截一截的小黃瓜,愛性家族的ラブセクシー・ローズ先生出現(名字好長阿,下面我簡稱他ROSE先生)。ROSE先生全身只穿著一條紅色三角褲,身材很好很健壯,但眼妝化得很妖豔,讓我不禁聯想到one piece 的mr.2先生。他輕易的將くら舉了起來,將くら在自己身上到處翻來翻去,還配著音樂把她當成人體吉他斜抱在手邊彈奏。ROSE的表演基本上就是把くら懸空起來,將她舉著繞場一週,或是把くら雙腳抱在腰上旋轉,讓くら整個人上半身飛離地面轉轉轉。くら的頭髮已經散掉了,變成兩條長長的雙馬尾,內衣也不曉得飛去哪兒變成上空了。

音樂又換,ROSE離開,くら又開始吃起小黃瓜XD。燈光變暗,一身皮衣皮褲、戴著皮面罩只露出眼睛,一頭長直髮的SHIMA男爵出現了,他拿起場邊的道具,那是一個像吊燈但上面都是反插的蠟燭燭台,蠟燭點火的蕊在下方,七八支蠟燭以一個圓形圍繞倒插在燭台上。燭台吊在天花板上,透過滑輪讓SHIMA可以拉扯繩索控制燭台高度。

打火機將蠟燭一支一支的點燃了。坐在檯上的くら遭受蠟燭雨攻擊,雨點隨著燭台上上下下忽大忽小,沒想到くら突然痛哭,月花跑上來安慰,SHIMA冷冷的用手將蠟燭捏熄後離開。月花將くら身上蠟塊拍掉,拿出工具箱與橡膠手套與粗粗的掛鉤,準備開始進行サスペンション(Suspension,使用掛鉤穿過人體進行人體懸吊)。くら這時候不哭了反而很冷靜,靜靜的跪趴在台上等待月花的作業。

音縄、狂美、SHIMA、與ROSE等人站在舞台後方一字排開,像是護法一樣,月花在舞台中間拿起鉤子捏起くら背上的皮,動作俐落的就將粗粗的鉤子穿了過去,左右各兩隻,共四隻。完成之後くら雙腳踩在地上而背後的鉤子慢慢升高到她必須墊腳的高度,然後她們稍微討論了一下,似乎是在問くら是否可以離地懸空(?),只見くら點了點頭,但手比劃著好像是想要有個什麼東西先墊高讓她踩一下再抽開離地,所以ROSE和音縄過去提供大腿給她支撐一下,狂美好像有幫忙扶一下上半身,然後くら就雙腳併攏縮了起來懸空了!

くら懸空後看起來很開心,月花推著她讓她像盪鞦韆一般前後擺盪著,盪到前面的時候幾乎是我伸手都可以碰到的距離呢。當月花把她放下來後,鉤子還留在身上,くら還跑下台繞場讓所有觀眾看她背後的鉤子。hmm…真的很粗耶!

最後所有表演者上台謝幕,開始了輕鬆觀眾體驗互動時間,有人舉手說想體驗給狂美切黃瓜、有人要體驗給ROSE抱起來甩、有人想試穿看看人體懸吊的鉤子。啊我覺得切黃瓜好有趣喔,可惜我不會聽也不會講日文,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去跟大家互動。看看時間十點半了,明天也還有事,就先離開了。

離場時拿到了當天活動DM,還有眠れる森の美女、一繩一會等等一大堆傳單。

要離開歌舞伎町囉,現在正是熱鬧的時候阿!可惜我沒多少時間要先回到麻瓜的世界了。
這兩小時的愉快變態時間很令人滿足。掰掰~下次我會再來的~~

==延伸閱讀==

◎活動場地:
新宿ロフトプラスワン(新宿区歌舞伎町1-14-7 林ビルB2/TEL:03-3205-6864/http://www.loft-prj.co.jp/PLUSONE/)
這個場地似乎有很多地下樂團會在這表演,毒蟲最近也幾乎都使用這個場地表演。網站上可以看到整月份的活動節目單。

SMdream 8/20(金)もっとライブで、もっと楽しめるように 毒蟲presents満月
一個當天也有看表演,非常完整又詳盡的遊記,不過當然是日文哈。

作者:

梅子

2016年,35歲,不再青澀也不再徬徨,水瓶座輕熟女的愛情、婚姻與自我。

在〈[遊記] LOFT/PLUS ONE 15th ANNIVERSARY×毒蟲presents〉中有 5 則留言

  1. 月花女王是我最喜歡的女王呀!超冷酷的.
    第一次看到她表演就深深被震攝住了!
    一開口就是女王.就算聽不懂日語,但那個低沉語氣.
    令人難忘.
    好羨慕呀!小梅真是太幸運了.

  2. 我十年前跟同事出差去東京時
    在歌舞伎町也有看到一間SM的表演店
    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妳去的這間
    不過看到店外面寫著只有日本人限定
    不給外國人進入
    就只好放棄了

    雖然沒有看過現場的表演
    不過現在看到狂美的現場表演影片
    感覺還是很震撼
    國內能接受這種重度SM的女生應該不多吧

  3. 我去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小劇場場地,不是專門SM店喔。毒蟲只是常用這個場地辦表演這樣。

    台灣同好我覺得也不算少了,不過需要耐心慢慢挖掘(笑)。

  4. 已經十年了
    不知道當初經過的那間歌舞伎町SM專門店還在不在
    現在我日文已經可以通了
    應該可以進去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